第一章 噩梦

S飒
1我昨晚梦见你了。梦中,我站在一片树林里,周围树影摇晃,透下一些阳光,斑斑驳驳地洒在地上。低头看去,唯独脚前却没有光——那儿有一个深坑,而我就站在深坑边缘。很深很深,深不见底。我往里踢了一脚土,听不见任何回响。光,声音,都被它吞噬了,坑里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让人觉得很恐惧。但我却动不了,眼睛死死盯着那一团漆黑,越盯越入迷,整个人就像被攫住似的,迈不开腿移不开眼。那种感觉很难形容,有股魔怔的冲动,难保下一秒是离开还是跳下去——我杵在那儿,紧绷着,感受着脑子里的挣扎。这时候,忽然有人喊我的名字,就在不远处。这一喊让我回了神,连退了好几步离开那个深坑,然后循着声音,很快发现树林的边缘有一条公路。一道阳光晃在我眼睛上,是那种刺眼的亮度,顿时两眼一片白茫茫的。我适应了几秒,然后在光晕中,看见你沿着公路走来……对,是你,听我继续讲。你走得气喘吁吁,腰弓成虾米,不住地冲我抱怨:“程双!我真的走不动了!哪有人爬山是走盘山公路的!这得绕到什么时候?”我被你问愣了,怔怔地从树林里出来,来到你身边。视野逐渐开阔,我发现我们正站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从半山腰俯瞰着整个城市。2你一路絮絮叨叨,说自己没涂好防晒,又说没有穿运动鞋,没想到要走这么多路,脚已经磨破了。我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心不在焉,那个深坑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我们俩之间话越来越少,越走越慢,就像沙漠中的苦行僧,总也走不到头。没多久,我们从上山改成了下山。然而也没有更容易些。山下的城市看着那么近,可一圈又一圈,绕起来总是遥不可及。我们又走了好久好久,久到丧失了时间的感知,一分一秒都被拉长,时间过得特别慢。直到天黑,山下亮起灯火,我们好像还在原地踏步。你终于精疲力尽,在一处U型弯停了下来,跌坐在了地上,脱了鞋查看自己磨破的双脚。我也坐在了你身边,精神涣散。我们就像两摊泥一样,晾着,吹着晚风。忽然你问:“为什么想要来爬山呢?”我说:“整天坐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