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三?小四?

秋棠
锦城天和酒店内,锦泰集团正在举办年终酒会,近年来锦泰的扩展迅猛,压了东川省不少企业的势头。秦志言作为锦泰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今夜自然是风头无两。余筝穿着一件短袖V领的小黑长裙,描了细长的眉,及肩的卷发别向一侧,手指特意涂上最喜欢的枫叶红。她手中握着一杯香槟,眼光流转于酒会场上的男男女女。余筝的嘴角隐隐地翘起,锦城的其他企业也真是给面子,连一些上市公司也派代表过来参加。她今早才看了锦泰已拟定好的来年年度计划,按照原方案,明年下旬锦泰就要在港股上市。余筝轻轻抿了一口香槟,瞥见门口来了一个熟人,她扯起嘴角,朝服务生招招手,将手中的酒杯放到服务生的盘子中。余筝理了理裙摆,又扯扯袖子,拿着自己的银色手拿包,作好了准备。“贱人。”那人直朝余筝而来,抬手欲扇余筝。余筝将手拿包挡在脸上,成功躲过五个指印,她抬起眼尾瞟了眼周围的宾客,接着鼻子一酸,眼眶开始红起来。“贱人,少装出这副清纯无辜之相,有本事勾引领导,就要有胆承认。”女人气势汹汹,一来就抖出了余筝靠潜规则上位的手段。“钟秘书,你真的误会了。”余筝依旧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她抚了抚头发,妩媚又风情,“我只是公司的一个员工而已,勾引领导卖身求利这种事,实在是不敢做,也学不来。”酒店内的宾客看见此等情况,早已纷纷扬扬骚动起来。“那不是秦董的秘书吗?”“是秘书,贴身那种。”“什么意思?”“你们不知道哇,那个女人叫钟敏,大学毕业就来了锦泰,当时秦董的事业刚刚开始。”“这可是患难与共的鸳鸯呀。”“鸳鸯个屁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拿起一杯酒,啜了口,“她可是对董事长夫人的位置垂涎已久。”“诶,她岁数不小了吧,一直待在秦董身边,无名无份,也是怪可怜的。”“可怜?”男人轻笑着,“当初秦董的夫人汪蓉身子衰弱,精神状况也不大好,这个钟敏便趁虚而入,爬上了领导的床。”“还有这种事?”“那她不就是小三,还敢以正宫身份去质问别人?”“就是,真不要脸。”“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