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一杀(邢彦出场)

明石
正元历346年7月15日正午。盛夏时节,骤雨初歇。燕州首都云城最为繁华的景茂区几处街口全部停着警车,警卫们持枪戒备。路人经过时,纷纷好奇向内张望。警卫们一开始还有力气驱赶,但人类的好奇心总是愈遏制愈强烈,驻足围观的路人越聚越多,苍蝇盯着肉似地打转。时间一久,警卫们便索性放弃了挣扎,反正好奇归好奇,苍蝇始终不敢越雷池半步。燕州立国上百年,由刑军署、伦理署、政吏署分权而治。景茂区正是政吏署政要们的生活区。政吏署手握财政大权,政要住所修建得颇为气派。其中一幢三层纯白别墅为政务司司长周厚泽的住所,外人称之为“周公馆”。此时周公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到处是横七竖八的警戒线。一楼庭院内,十来个警卫严阵以待,他们身着制服上印有刑军署重案司的徽印。院中杨槐树上,几只知了不厌其烦地鸣叫,让肃穆的气氛平添几分躁郁。“7月15日上午10点,景茂区周公馆二楼,发现男尸一具,死亡时间初步判定为7月15日凌晨2点至3点之间,死者身份明确,为政务司司长周厚泽,死因……”重案司一队队长郑烽瞅了一眼披着睡衣、血肉模糊、烂泥一般歪倒在墙角的男尸,以及墙面上喷溅的大片血迹,继续在记录本上写到:“全身大约四十来处刀伤,刀刀避开要害,致命伤在下半身,下体被捅烂,失血过多导致死……”他顿了顿,不由自主感到一阵蛋疼,叹口气道:“也可能是痛死的吧。”屋内,另有两个年轻警卫——一个小平头正端着相机拍照,记录现场细节,另一个小黄毛在检查屋内器物。郑烽把死相惨烈的周厚泽用塑料布掩上,心里感慨:“什么仇什么怨啊~”小平头走近,将相机里的照片翻给郑烽看:“郑队,现场没留下凶手指纹,但屋内有很多沾染血迹的脚印,除去周厚泽自己的,还有其它十六处不完整脚印,都是出自同一人……应该就是凶手留下的。几乎全是足尖点地,一掠即过,墙上甚至也有几处,从脚印判断,这人移动速度极快,不像普通人。唯一一处完整脚印在茶几旁边,看尺寸,大概率是女性,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