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婚礼当天

鳄梦
婚礼当天,姜毓才和未婚夫第一次见面。周臻比照片中清俊,比传闻里端正温和。酒席上人声笑语喧哗,他带着姜毓一桌桌地敬酒。姜毓沾酒便上头,身上又戴着几十斤的金饰,走完一套讲究严格又复杂的仪式,已经晕头转向。他就拉过姜毓的手,有时候圈着女孩儿的腰,小心护着她在酒宴里来回穿梭。几百号人,谁家的亲戚朋友,谁家做什么生意,周臻熟门熟路;推杯换盏,敬酒辞令,更不在话下;偶有年轻的熟悉朋友调笑,他也风度翩翩,嬉笑怒骂很有分寸。既护着姜毓的面子,又不失幽默。并且刚刚仪式上,周臻的发言和稿子一字不差,这点姜毓就佩服他。姜毓出神,盯着周臻无名指上的戒指,心想:也好,挺有安全感的。结婚前也不是没约过见面,次次时间都不合适。第一次周臻在日本谈项目,第二次姜毓学校注册,第三次婚礼彩排。彩排那天周臻上午来的,中午就有急事走了;姜毓下午到的。两人硬是没见到一面。商业联姻,各取所需,这点她心里早就有数了。周臻捏了捏女孩的手,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辛苦了,再坚持一下。”姜毓就点点头。她看着周臻的侧脸,心想,他的下颌骨线条真好看,眼睛奕奕有神,是一个很英俊的年轻人呢。 “知道我和唐颖璇的事儿吗?”周臻进门的第一句话。姜毓刚卸完妆,她坐在梳妆台前,正和几个帮佣阿姨一起把婚礼上用到的珠宝整理出来。分颜色,分材质,分大小,理出来了五六个盒子。阿姨们纷纷喊了一声“周先生”,就出去,带上门,只留两个人在房间里。周臻身材高大,卧室有五六十平米,可姜毓一下就感觉面积不够用了。不知是房子局促,还是心里局促。并且,对于这个问题,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你直说就好,”周臻又重复了一遍,“知道我和唐颖璇的事儿吗?”“……知道。”媒体拍到过很多次这样的照片,影星唐颖璇和周家小公子同进同出,举止亲密——婚前她搜“周臻”带出来的词条。周臻笑了一笑,朗声道:“行,你多担待。我家里要是针对颖璇,也请你美言几句。不要在唐颖璇的事儿上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