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葬

她山
元安二十五年,一月十九,丑时刚过不久。大湛皇宫,冷宫附近,一处不起眼的宫殿内。此时天还未亮,昨夜的小雪将整个宫墙内的地砖打得湿漉漉的,滑腻难行。聚集在宝香房的这些宫女太监们却都无一人迟到,探头探脑往外盼着什么。这人虽不多,却也不是这挨着冷宫的地方会有的规制。“师傅,这月娘娘真的有这么厉害?”一个小太监等的久了似是无聊,边说边打了个哈欠。而回应他的不是他口中的那太监师傅,反而是一个旁边一个不认识的大宫女。“小公公第一次来吧?给你算完就知道了,可神了!”旁边他师傅的那老太监,看到有小宫女抢了自己的话也没生气,能聚在这屋子里的都是自己人。“不过也是月娘娘人好,还能惦记着咱们这群人,每次都在大半夜赶过来。”这话一出其他太监宫女也叹了半句,他们做奴才的规矩多,任务重,平时寅时就要起来干活,想见上娘娘一面就只能让这位主子迁就他们的时间。“所以说娘娘是活菩萨呢!”一个大宫女朗声道。“就是……”……二月正是严寒的时候,半夜下的雪给这严寒中又增添一抹潮湿。这股水汽好像要钻进骨头缝里似的。雾霭覆了宝香房前的路,濛濛水雾中依稀见到有人走来。那些聚在宝香房的宫女太监们便都凑在门口,往一方向瞧着。路尽头,依稀可见有一白色身影由远及近,来人行的缓,风悄起,雾轻笼,女子的样貌看不清。天地静,独留脚步声,来人行至宝香房前,随着人的走进一股幽幽的檀香从女子身上传来,安着众人的神。走近了才看清这女子的长相。碧玉年华,风姿清卓,那容颜一笔难述。而比那容颜还要惹人注目的是那一身的气质。天地昏暗,雾色朦胧。可即便如此,这女子的气质依旧出尘。宫女太监出身草根,不识文墨,亦不懂赞美,只觉得这种神仙的样貌要真想法子去争宠,哪还有那些娘娘们什么事。可若真如此,他们便也与这谪仙一般的人物无缘了。“天冷,先进去吧。”这女子淡道。语气轻,声音也淡,似是不愿打扰这岑寂。“……是!娘娘一路赶来辛苦。”一个大宫女反应过来赶紧反应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