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乐的身体及其残余

张涛
第十九个概念网格 享乐的身体及其残余大他者就是身体。——拉康《encore》精神分析的身体,与生物和医学研究的身体,甚至哲学的身体,都涉及一个研究对象。然而,方法论却完全不同。正是这样,该方法论决定了精神分析的基本实践与处置方法与其他学科的差异。那么,拉康为何会说大他者就是身体呢?身体如何联系到语言的世界,并且产生享乐的呢?这些问题随着拉康对实践和实在的临床的深入,展现出来。1.1 身体、主体与语言在母子的最初关系中,由于性的无法象征化,该部分同时必然以色情性传递给孩子。正是由此,儿童精神建构的过程中已经随着性别和母亲欲望,暗含了性欲;并且在这个基础上,性欲的身体被代入语言的世界,产生主体的分裂。因而,这也同时暗含了这样的身体:主体无法完全进入身体;能指的碎片和身体形象联系,并且对其格式塔化,以便代入表象的世界,此时产生分割的身体,如精神和癔症等的经验中;主体因此并非身体。在动物那里,主体经验直接进入身体,然而,却不知道自己有身体,也因此,动物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并且不会有任何道德,因为身体受到本能的直接控制。1.2 能指的颠覆随着三界性的能指的引入,符号功能使得镜像阶段后的主语我和身体形象被代入能指链的表象系统,能指分割的身体就是个人的身体(我的胃,我的心等),并且在癔症的躯体转换中起到作用。在想象功能这边,自我统和了身体形象及身体感受,这样在自我和镜像的他人之间,产生类似的身体。在广告的信息影响下,人们的穿着或多或少地被各种时尚界的类似者所影响,而产生具有他人风格的打扮。这种想象仍旧无法离开和符号的关系,“我就是我。”这种广告正是说明我指代某个广告的演员,作为类似者,如何阐明他就是自己(后一个我的意思是“与众不同”),并且由此使得他的粉丝也变成“我就是我。”的风格。身体因而一边接受能指的代表,同时被主体无法满足的经验,残留的冲动而填补,性欲因而在主体的能指经验和身体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