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清奇

乌乌鸦鸦
娟娟群松,下有漪流。晴雪满竹,隔溪渔舟。可人如玉,步屟寻幽。 载瞻载止,空碧悠悠,神出古异,淡不可收。如月之曙,如气之秋。--------------------------------------------------------“真的不需要。”我一再重复。阿娟当然不会听,她会听我的话才怪。她白色的T恤和深蓝色短裤就像天空和大海上下调过来,看她在大海和天空之间跑来跑去,格外有趣。我不喜欢吃鱿鱼,橡皮一样。这样说了以后,阿娟急了:“你根本没吃过鱿鱼!你的脸皮才像橡皮一样!”她跑到渔船上给我找鱿鱼,怎么说也不听。阿娟跑回来:“鱿鱼来了,我给你烤!”“等一下,你没给钱吧?”“这用什么钱?是捕鱼跟着带上来的。”她拿刀划几下,送到我嘴边,“你先吃这个。”“这是什么?”我怕她塞进我嘴里,咬紧牙关说话,声音支支吾吾。“生鱿鱼。你吃!”我终究打不过她,被塞进嘴里。软软的,很软很软,一咬就碎,口感柔和顺滑。“可是,没什么味道。”我边嚼边说。“怎么没味道!”她居高临下对着我吼,“你一边嚼,一边呼吸。来,呼气……现在你吸进去空气的味道,就是鱿鱼的味道。”-------------------------------------------------------- 大二某一天,我遇到一个女生,她问我第二餐厅怎么走。后来没有再遇见她。或者早遇见无数次,因为我忘记这次邂逅,就没认出她。为什么现在又想起来?连她穿的衣服,和头发样式都历历在目?这又有什么用呢?明天我就要毕业了,找工作相当顺利,我很快会成功吧。-------------------------------------------------------- “晚上6:30,别忘了!”阿群刚看到这条信息,下一条马上发到她手机上:“回家换身衣服!好不容易找个条件这么好的,听说你没交过男朋友才肯见一面!”相亲啊……到这个年纪,是不可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