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老李

蔡青
引子伊媛是在百无聊赖的时候打的这个电话。她其实是个随心所欲的女人。口不对心吗?也吃不准。又或许只是试探其捷的心?反正是有点无聊,又似乎是鼓了很久的勇气才说出来: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怎么啦? 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 这样的生活没什么不好,这样的生活是鸡肋一样的生活。 电话那头,其捷收了声。沉默着。伊媛的心有点痛。可是她是心血来潮吗?不是,这样的生活,单调又孤单。靠着电话维系着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她是真的不想要了。可是她也后悔说这样的话。其捷是典型的理科生,也许根本都听不懂她的意思,更何况理解她的寂寞?再说起来,其捷的暴躁性子一定也会趁势火起,那就只有收声收线,继续过两个不同时区的人的不同生活。等了一会,其捷仍是没有声音,伊媛心有些软,想说你那边也晚了,先睡了吧。 却听见其捷在电话里笑了。没有旧日的嚣张的气势。笑声中竟然有几分的怯懦。伊媛,你说鸡肋一样的生活,不是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吧?食之无味也可以理解,多年的婚姻,加上现在又是两地,也加上对于未来的未知。但是,你终也是舍不得丢掉的,这个婚姻,这个生活,还有我这个鸡肋一样的丈夫。 听着这长长的一段,伊媛竟觉着喉头有些哽咽。是啊,有什么是扭头就可以忘记,松手就可以放开的呢?~~~~~~~~~此刻,同一栋楼里,老李也正在给远在中国北京的老婆打电话。汇报马上将回国的事宜,并接受些指示:比方说还有最后几天需要从美国买什么回来吗?老婆仍旧是漫不经心的:什么都别买了,北京什么没有?一句话呛的,老李就收了声。北京有美国好吗?老李可不这样认为。可是老婆是坚决地认定北京比美国好多了,甚至都不愿意来看他们爷俩。老李来美国三年多了,做博士后。 大凡到美国来的中国人中,大抵有如下的几种。一种是出来读书,象伊媛这样儿的,好歹日子有个盼头,几年下来拿了文凭,语言也过了关,再寻个好工作,基本上就融入社会了。说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