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

晚妆
上个周六,是我和我老公结婚十八年的纪念日。二十年前,我们在渥太华的一所大学里相识,期间有过一次短暂的分离,几个月吧,之后再没分开过。周末他带着我和小女儿去了湖边的度假村,晚上孩子睡下后,他拿出送给我的周年纪念礼物。珠宝盒里,菡萏正开,一支红菱含苞待放,莹润的水红如同被雨水洗过一般干净明艳。随风摇摆的荷叶下,藏着一对避暑的鸳鸯,悠闲自在,形影相随。它们的身边,莲枝曼妙,藕花正浓,莲子正艳。这是他为我设计的翡翠鸳鸯项坠,他出的草图,找了珠宝工匠手工打造而成。设计灵感来自于中国传统图案鸳鸯戏水。“好看么?”他低声问我。我撩起长发,他站在我身后,仔细给我戴上。扣好后没有转到我面前,而是稍微低下了头,湿润的唇落在了我的耳边。他在我耳后的颈上啄吻了片刻,沿着我的脖子一路温温柔柔吻了下去,在我肩膀上盖了最后一个亲吻,才转过我的身子让我面对他,欣赏那项坠戴上后的效果。“还行。”他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会儿,又有些遗憾地说:“莲花要是镶碎钻就好了。没想到颜色这么接近,现在这样太单调了点。”“挺好的,我喜欢。”我用指尖摩挲那对玉石,油润的触感令人爱不释手。“蓝翠是你,黄翡是我。”我微低着头,轻声说道。感觉他在看我,我稍微抬了下眼帘,想看又不敢看的飞快扫了他一眼,果然捕获到了他带着温柔笑意的眼神,心如撞鹿,低下头脸红红的一笑。他看到我这个表情,搂着我肩膀的手轻轻一捧,把我捧进了他的怀里。二十年前,就是他这个温暖含笑的眼神,和我回应的脸红羞笑,让我和他同时怦然心动,从此再没有变数。夜间风浪骤起,汹涌湖水接连不断拍打着小木屋的外墙壁,把我吵醒。我悄悄拧开台灯,侧头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他的骨骼修长,肌肉结实,由于常年坚持锻炼,身材保持的非常好。五十的人了,浑身没有一处赘肉,一如二十年前我第一眼看到他时,清臞挺拔,当得起玉树临风四个字,而我已经中年发胖,不复当年模样。他的头发也如二十年前一样的浓密,只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