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哗与骚动

〔美〕威廉·福克纳
1928年4月7日透过围栏,从缠绕的花的间隙,我能看到他们在打球。他们往小旗这边来了,我沿着围栏走。拉斯特在开花的那棵树边上找寻着。他们把小旗拔出来,他们打球。然后,他们把小旗插回去,回到台子这儿,一个打了另一个又打。然后他们继续往前,我沿着围栏走。拉斯特从开花的树那儿过来,我们沿着围栏走,他们停下来,我们停下来,我透过围栏看,拉斯特在草地里找。“来吧,球童。”他打了一球。他们在牧场上走远了。我抓着围栏,看着他们走开。“你听你,听听。”拉斯特说,“了不起啊,三十三岁的人了,还这样。我刚大老远跑镇上给你买了蛋糕呢。就别这么哼了。要不要帮我找那两毛五分钱,好让我晚上看演出。”他们在牧场那头又打了会儿。我沿着围栏,回到插小旗的地方。小旗在鲜艳的草地和树丛中飘动着。“来吧。”拉斯特说,“咱们看够了吧。他们这会儿不会过来了。咱们去小沟边找找硬币吧,不然就被那些黑鬼捡去了。”小旗红红的,在牧场上飘动。后来一只鸟飞过来,歪斜地停在上头。拉斯特扔了块石头。小旗在那鲜艳的草地和树丛中飘动着。我抓着围栏。“快别哼了。”拉斯特说,“他们不来,我也不能硬拉他们来,是不是。你要是不闭嘴,姥姥就不给你过生日了。要是不给我停住,你知道我会怎么干。我要把蛋糕全吃了。蜡烛也吃掉。三十三支蜡烛我全给吃了。走,我们去沟边吧。我得找我的两毛五。也许我们还可以找到些球呢。在那儿。他们在那儿。大老远呢。看到没。”他到了围栏前,伸出胳膊指着。“看见他们了吧。他们是不会回到这儿了。走吧。”我们顺着围栏,来到花园篱笆旁。我们的影子投在上面。在围栏上,我的影子比拉斯特的高。我们走到豁口,钻了过去。“等等!”拉斯特说,“你又被钉子钩住了。你哪一回从这里钻不被钉子钩住。”凯蒂帮我解开,我们爬了过去。毛莱舅舅说,别让任何人看到我们。所以我们最好猫着腰,凯蒂说。弯下腰,班吉。像这样,看我。我们弯着腰,走过花园,花儿沙沙地在我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