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白云真白啊:乌青诗选

乌青
永失我爱从杭州到广州402次花了二十五小时多同样从广州回杭州410次也花了二十五小时多 小姨之死去年夏天我的小姨被查出得了肺癌晚期我去看她她坐在地上趴着凳子咳瘦得很干净吐痰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低声对我说了一句“水果拿去吃”我说“奥”就吃了一根香蕉接着又吃了一根香蕉然后走了不到一个月小姨便死了我们去了火葬场小姨的尸体摆在那儿中午我们吃盒饭喝听装的冬瓜茶后来我们还吃了几颗糖傍晚小姨的尸体被推进去了火葬场的不远处是海边由于等待的无聊我就一个人去了海边 女同学之死小学和初中我最兴奋的事儿就是春游或秋游初二那年我们去爬山一个挺漂亮的姓鲍的女同学爬山时摔死了过程是这样的她一不小心落下去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弹了一下掉在水边脑瓜破了脑浆慢慢流出来有两条泥鳅游过来 吃着她家离我家不远第二天晚自习放学后我路过她家看见她的棺材孤独地躺在门口我有些害怕晚上我梦见了她并且遗精了 升天你能不能把你的拖鞋竖立在地上?一只和另一只分别竖着一前一后相隔不远不近粉红色或青色或者别的颜色的两只拖鞋竖在那儿头朝蓝天 铁轨火车正在铁轨上跑一个小女孩也可以在铁轨上跑 1996年9月20日的抒情啊——我真想一口咬死十个人 在天涯外面在下雨春雨四周异常寂静仿佛我的童年我听到香烟燃烧的声音厕所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忘了带手纸 他不在家那天傍晚我从我家出发去找周勇玩我走出胡同沿着环河路走到他家他不在家我就从他家出发经过南兴街、南大街和北大街拐进胡同回到我家 租碟子老板说有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老板说再找找我又找了半天还是没找到我说在哪呢在哪呢老板说你等一等我帮你找我只好在那儿等着 怎么办我打电话给张建华接电话的是他母亲我问,张建华在吗他母亲说,在在大便我说在大便啊他母亲说是的我对张建华的母亲说那怎么办呢? 对白云的赞美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特别白特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啊—— 从这儿到那儿挺远的要去那儿需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