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是我们的名片

蒋友柏
推荐序:对味去年(2017年)初和朋友聚餐,在座有位仙姑,我知道她的能量。她让我摇卦,并于次日发来卦解。一堆文字中有一条,说我下半年会遇到贵人。之所以会记得这条,是因为其他几条都早早应验了。我差不多是以一种好奇的心态等着验证最后一个预言的可靠性。秋天时,我认识了友柏。完全没有预感,但在通完一个简短的电话后,我们决定一起做一件事。这件事就是后来被广为传颂、友柏在奉化武岭中学礼堂所做的“最美的一餐”。我们谈话的核心,就两句话:“你愿不愿意在蒋家故居做一顿你想象中最美的家宴?”“你愿意加入,我就做。”那情景,好像我们互相认识很多年。但其实我们才刚刚加上微信。友柏对此的解释只用了两个字:对味。接触多了,才发现,这两个字是他做人的基本态度。以他的经历,不难推想,这种高度简化的准则背后,有过怎样惊心动魄的人生图景。因为要做“最美的一餐”,那段时间我们每天有很多沟通。友柏所投入的心力旁人无法想象。除了追求极致,他的效率奇高。我最初的认知,是惊讶于他还有能把小事做大的格局。而他的回答更为本质:“很多事我们只会做一次,所以要珍惜。”至此,我视他为对味的人。而对所有正在奋斗的人来说,友柏显然是一个合格的对味者。“经过十六年的打拼,体会到:自己是佣兵,每次都拼尽力气。所以拿钱不手软,要不会有二心。与对味的人去打仗不能拿钱,因为会起二意。”这是某一夜,他留给我的话。我发现,原来我们有着共同的伤痕。那一刻,我视他为兄弟。我们之间的对话差不多有几层楼高了。有一天我重新翻阅,突然发现这就是一本关于创意和设计的实践之书。友柏是我的一所大学。这超出了预言的体积。但这个定义更恰如其分。写序的起因,是我介绍了友柏和Kevin(陈垦)认识。 Kevin说,我要出友柏的书,你要写个序。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当然从命,并且心怀感激。朱建《都市快报》前总编辑“24季私享家”创始人2018年1月15日 自序:no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