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合制造师

[以] 约夫·布卢姆
献给我的父母,是他们教会了我如何找到自己的道路,也献给瑞秋,感谢她携手与我相伴而行。 “上帝不会掷骰子。”——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爱因斯坦,别再对上帝该拿骰子怎么办发号施令了。”——尼尔斯·玻尔图片: 摘自《巧合绪论》 ——第一部分FROMINTRODUCTION TO COINCIDENCES—— PART I看看时间线。当然了,这只是一种假象。时间是空间概念,不是线性概念。但为了我们的目的,看看时间线。看着它。看看时间线上的每一个事件如何自为因果。试着找到它的起点。当然,你找不到。每一个现在都对应着一个过往。这可能是你作为巧合制造师将面临的主要问题——虽然不是最明显的。因此,在学习理论和实践、公式和统计之前,在开始制造巧合之前,让我们从最简单的练习开始。再看一下时间线。发现正确的点,把手指放在上面,简单做个决定:“这就是一切的开始。”1这里也是一样,一如既往,时机就是一切。盖伊第二百五十次粉刷着自己公寓的南墙。时光倒退五小时,他还坐在小咖啡馆里,试着以一种精心算计过的姿态啜饮他的咖啡。他的身体从桌前稍稍后倾,摆出多年自律带来的冷静姿势,小咖啡杯轻柔地握在手指之间,宛若一枚珍贵的贝壳。他用眼角的余光追随着收银机上方大钟的秒针。像往常一样,在执行任务之前的最后片刻,他还是能沮丧地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偶尔淹没了秒针的嘀嗒声。咖啡馆半满。他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脑海中再次浮现蛛网穿过空气的情景,稀薄无形,却连接众生。在咖啡馆的另一端,一个圆脸的少女面朝他坐着,头靠在窗台上,任那些熟谙少年浪漫心理的“营销术士”所制造的音乐通过细细的耳机线淹没她的思绪。她紧闭的双眼,放松的面部表情,一切都散发出安详的光芒。盖伊对她的了解不够,不知道这些表象是不是真的。此刻,这位少女并不是全局的一部分。她不该身处其中,只是背景噪声的一部分而已。在这位少女的对面,是一对不安的恋人,看上去像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