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卡尔维诺经典)

〔意〕伊塔洛·卡尔维诺
献给丹尼埃勒·蓬奇罗利 前言《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的第一版是由埃伊纳乌迪出版社在一九七九年六月发表的。在书出版之时,卡尔维诺在报纸和杂志上的许多采访中谈到它。但是对这本书的结构和意义进行思考和辩论的最好机会是由批评家安杰罗·古列尔米的一篇评论提供的:卡尔维诺用如下的这篇评论回答了他,这篇标题为《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的评论发表在《字母表》月刊的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号上。亲爱的安杰罗·古列尔米,“在这一点上我要向卡尔维诺提两个问题”,你写道,但事实上,在你发表在《字母表》第六期上的正是以“给伊塔洛·卡尔维诺的问题”为题的文章中,关于我的“旅人”,你提出了好几个或明确或不明确的问题。我将尽我的能力回答你。我将从你的文章中不提问题的部分,也就是你的言语和我的言语相一致的部分开始,然后去发现我们的道路互相分开并开始互相远离的那些点。你非常忠实地描述了我的书,特别是精确地定义了被陆续呈现给读者的十个小说类型:“……在一本小说中,真实性就像雾一样是不可获得的;在另一本小说中对象被表现得带有甚至是过于稠密和情欲的性格;在第三本小说中获胜的是内省的探求方式;在另一本小说中起作用的是一种被抛向历史、政治和行动的强烈的生存紧张;在另一本小说中还爆发了最为残忍的暴力;然后在另一本小说中增长着一种无法承受的不适和焦虑的感觉。然后有色情堕落小说,大地原始小说,最后是启示录式小说。”正当大多数的批评者为了定义这十个“开头词”而寻找它们可能的模式或来源(并且常常从这些作者名单中跳出一些我从来就没有想过的名字,这件事唤起了对一些一直到现在尚未被很好开发的领域的注意:心理联合在一些不同的文本间如何运行,我们头脑中的一个文本通过哪些途径与另一个文本相一致或相近)时,你追寻着我的方式,也就是时常向我自己提出一种文体的和与世界的关系的确立(然后,围绕这个确立,我让对已读的那么多书的回忆的回声自然地聚集)的方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