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传说

〔法〕维克多·雨果
献给法兰西这本书啊,让一阵清风把你吹向法国,我诞生的国土!一棵被连根拔起的树把它枯黄的树叶献出。维克多·雨果 序言很想对这本书看一眼的人们若从中看不出它仅仅是开端的话,对它便不会形成准确的想法。那么这本书只是一个片段吗?不对。它独自生存着,像人们将会看到的那样,它有其开端,有其躯干,有其结尾。不过,同时也可以说,它是另一部书的第一页。开端能构成一个整体吗?无疑是可以的。柱廊本身就是一座建筑物。树木是森林的开端,它是一个整体。就根部而言,它属于单独的小生命,就体内的液汁而言,又属于共同的生命。仅拿其个体来说,它只是树,但又预示着森林的生成。如果这种比较说不上牵强附会的话,这本书本身也具有这种二重性。它单独生存着,构成一个整体,它单独生存着,又成为一个群体的一部分。这个群体会是什么呢?把人类作为一种循环的物体来表现,从人类的历史、传说、哲学、宗教、科学等各个方面,相继而又同时地描绘它,这一切方面可总结为唯一的无穷无尽的走向光明的上升运动;让这个伟大的形象,单一而多重的,凄惨而光彩夺目的,命运注定而神圣的形象,在某种晦暗而明亮的镜中展现出来,这个形象就是大写的人。而这面镜子在具有作者所梦想的规模之前,大地上万物的自然中断将有可能击碎它。《历代传说》就是从这种思想,也可以说从这种雄心中孕育而生的。人们即将读到的头两卷,如标题所示,仅仅包含了第一部分的第一组诗。构成这两卷的诗篇仅仅是从人类的母亲夏娃以来,直到人民的母亲大革命之间各个时代人类侧面像的连续不断的印模,时而采自野蛮,时而采自文明,但几乎始终是历史如实的记录。这些印模是按照各个世纪的模样塑造出来的。其他各章将会加入这两卷,使这部作品稍微全面一些。这一系列大体上按照年代顺序编排的印模,那时将会组成一个人类头像的陈列廊。对诗人犹如对历史学家一样,对考古学家犹如对哲学家一样,人类的面目在各个世纪都在发生变化。人们在这两卷诗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