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世界·2019年05月

拉兹 主编
科 学肉食者之谋——人类食肉史文/张雨晨导言:你今天吃肉了吗?对于大部分有幸生活于当代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个无聊的问题;相比之下,想要一日三餐都完全不沾荤腥,才是个真正的难题。然而,在人类文明史上的绝大部分时期,这样看似寻常的口福,都是只属于少数权贵的奢侈享受。即便是当代青年人的父母一辈,大部分也都经历过逢年过节才能好好吃肉的时代。吃上一口肉,并没有现在看起来这么容易……一、吃口肉有多难?还记得《流浪地球》电影中的蚯蚓干吗?对于故事中带着地球飞出太阳系的人类文明来说,想要在蜗居的地下城中吃上肉,显然需要费心搞点儿这样的“旁门左道”。但是,在“流浪地球”计划启动的十万年前,当我们的直系祖先踏着其他人属亲戚的足迹再次走出非洲时,“上哪儿弄肉吃”根本就不是个问题。凭借着发达大脑所赐予的投枪、烈火与语言,晚期智人冲出非洲、走向世界的旅途堪称“开挂”。欧亚大陆、美洲甚至大洋洲的各种大型动物,对于洪荒时代的怪物猎人们来说,不过是一座座移动的“肉山”。猛犸象、大地懒、双门齿兽……这些经历了上百万年风雨变迁的第四纪冰川期巨兽,最终都被人类那史无前例的智能演化浪潮所吞没,纷纷消失在了人类文明黎明前的黑暗之中。在这个堪称人类首个黄金时代的“原始富足”时期,我们的先祖往往都有着相对充足的动物蛋白营养,“大口吃肉”不过是看似天经地义的家常便饭。图片: 双门齿兽作为已知最大的有袋类动物,在人类进入澳洲后不久便突然灭绝图片: 生存于南美洲的大地懒,体型接近一只成年非洲象然而,在真正的“天经地义”面前,奇迹总有代价。当大地上所有的冰河巨兽都消失之后,在食物链峰顶迎接人类的,便是一席弥漫着死亡气息的冰封王座。随着唾手可得的肉食来源逐渐消失,繁荣一时的狩猎采集生活开始变得愈发困难。幸好,人类那有着惊人适应力的大脑很快就拿出了应对之计——驯化的作物与家畜开始逐步替代它们的野生同类,成为人类果腹的主要手段。但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