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与中医

刘明武
序言 书中的哲理在太阳——我观刘明武的文化研究太阳在天上!自从地球上有了人类,人类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太阳。“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山间之四时,实际上是由天上的太阳决定的。太阳决定四时,决定风霜雨雪。但是,关于太阳与人文,太阳与中医,太阳与音律,太阳与数理化,太阳与第一部书、第一张图的母源关系,知者甚少。这个少有人关心、过问的文化命题,却是刘明武先生多年来着力最多、最令其夜不能寐的一个文化命题。一、两部作品一个心愿《太阳与中医》与《太阳与人文》这两部学术著作是对称对应的姊妹篇,是刘明武以太阳历为依据论述文化的新作。我知道,刘明武撰写这两部普及性著作,其目的之一是为了完成思想家、教育家、文化学者敢峰(方玄初)先生的一个心愿。2004年2月份,《中华读书报》连续三个版面隆重推出刘明武先生重新认识中华文化的反思性文章《读书读出的几个困惑》。清代后期的中华民族为什么东也挨打,西也挨打,泱泱中华俨然成了殖民者大棒下的受气包!清末至民国及“五四”时期,整个学界对此进行了几十年的反思,最初的结论是:器不如人;最后的结论是:文化不如人。文化落后,是挨打的真正原因。面对这个结论,刘明武的困惑是:中华民族曾经出现过两种状态,一是遥遥领先于世界,一是东也敢打,西也敢打。同一个文化为什么会孕育出中华民族两种截然相反的状态?面对先进与落后截然相反的状态,能否换一个角度思考,即中华民族落后挨打的真正原因在于文化的失传与变质。用形象的说法是,先进的中华民族是条龙,落后的中华民族是条虫。龙有龙文化,虫有虫文化;真正的中华文化孕育出的是龙,变质的文化孕育出的是虫。这篇文章被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众多网站转载,也被著名的文化思想和教育家、北京景山学校的开创者、北京市社会科学院老院长敢峰先生发现。敢峰先生在其主持的《教育世纪》上,连续3年期期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