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极限之内

〔美〕哈丁
致谢普世教会团体、桂冠基金会和先驱基金会为本书的写作提供了巨大的物质帮助。我也非常感谢查尔斯·T·芒格、科迪莉亚·S·梅、约翰·H·坦顿及哈里·F·韦赫的长期而不断的鼓励。约翰·罗赫和休·H·伊尔蒂斯对本书的草稿给予了有益的评论。我的妻子简对我多年来的容忍难以言表,她颇有见地地对我进行了鼓励并提出批评。 加勒特·哈丁加利福尼亚州,圣巴巴拉1992年11月 第一部分 错综复杂的难题1 极限的挑战在1990年第二个全国地球日前夕发生了一桩有趣的事。20年前,人们是以大谈特谈人口问题来迎接第一个地球日的。那时世界人口是36亿。但是,在第二个地球日到来之时,人口论题几乎完全被忽视了。难道这是因为世界人口已经停止增长了吗?全然不是这样:在这相隔的20年里,世界人口增长了47%,估计达53亿——增加了17亿人(超过目前美国人口的6倍)。常识告诉我们,随着人口数量的增长,人均享有的环境财富必然下降,垃圾处置也必然成为更大的问题。当然,常识有时是不对的。但是,如果常识在这里果然出了错,那么1990年地球日的主办者就应当大声疾呼:“我们已经发现了长期增长的秘密!”少数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的确在捍卫这一立场,但大多数人将他们的主张与地心说者的观点归为一路,置之不理。但对于47%的世界人口增长,主办者总的来说保持着沉默。这是为什么?答案源于两方面。一个属于历史的原因。现在已经知道,1990年地球日的策划者是迫于经济的压力而舍弃了人口论题。当策划者们恳请经济支持时,慈善基金和企业的董事们表示他们不乐意看到强调人口问题。金钱万能,花钱能够买到沉默。(资助者们为何避开人口在后文就清楚了。)答案的另一方面更加微妙。人们早就意识到,某些我们最根深蒂固的观念不是纯粹而明确的,扮演思想看门人的是广泛的“全球性”态度,它只让那些对占据支配地位的现实图像没有异议的主张进来。德国人称这种态度为Weltans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