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十八)

刘瑞琳
卷首语人类始终生活在历史的投影里。这投影,既非上帝恩赐,也不是什么神祇做的手脚,而是源自人类将自己与动物区分开来的那个重要特征——记忆。历史的投影有远有近,远的如原始祖先迈向文明的渺然足迹,近的如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时间之流,不舍昼夜,不仅把已经发生的,而且终将把正在发生的以及行将发生的一切,都裹挟而去,统统融入历史的投影。最早意识到这投影价值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至圣先师孔夫子,他老人家一句“温故而知新”,虽平白如话,却如醍醐灌顶。历史既是人类活动的归宿,更是面向未来的智慧之源。谈到历史与现实的关系,英国作家奥威尔的表述则更加直截了当,他说:谁掌握了历史,谁就掌握了现在。主 编 刘瑞琳 特 稿我的职业生涯谭天萍我出生于贫寒的工人之家。既无学历也没靠山,孑然一身,却有一条无形的鞭子,鞭策我只有努力学习,不断奋进,才有出路。从1930年到1980年的五十年中,先后从事过洋纸号学徒、照相材料行的账房先生、汽油站职员、新闻记者、造纸厂厂长、盐号经理等不同的职业。解放后充任国家干部十五年,变动无常。晚年回忆往事,写成这篇文章,述说我一生经历的心酸,藉以鼓舞没有学历和靠山的后来人,不必自卑。苦难的童年先祖父安臣公,是湖南湘乡县潭市造木船的工人。清咸丰二年(1852)曾国藩令彭玉麟创办水师,祖父被征入伍。同治三年(1864)湘军攻陷南京,祖父积功升任镇守芜湖安庆一带江面的四品水师统兵官。战后,清政府发出巨额的阵亡将士抚恤金,彭玉麟用来购买了这一地区的大量田地房产。战乱经年,原业主逃亡殆尽,所谓购买,只是略给银两,由族长押书契,完成法定手续而已。购进后交由湖南会馆主持,按年将收益汇回湖南,再由地方官转给受恤家属。祖父被推为经营管理这份产业的首任董事长。伯父雨亭公、我父邦杰公,倚此余萌,虽学过专业,却无成就。至祖父去世,冰山既倒,伯父扶柩回湘,在湘潭杨梅州开一小杂货店维生。我父则在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