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爱

杨冰阳
新版序懂得爱,和谁相爱都幸福2009年编订这本书的时候,我给它起名叫《恋爱厚黑学》。顾名思义,我是想借这本书尽可能多地教会女孩子们爱情中的心术和奥秘,让她们能够在情路上一帆风顺,平稳安妥。转眼几年时间过去,再回头翻阅自己当年的文字,就像是走近了一面明亮的镜子,让我得以惊奇地亲见自己身上天翻地覆的改变。这种改变既是时间的沉淀,也是境遇的变迁。彼时我年轻无畏、快人快语,行文直抒胸臆;而现在,我更倾向以字为药,为人疗情伤、治妄念。彼时我新婚甜蜜,二人世界,生活自在快活;而现在,我和先生已经为人父母,孕育出一双宝贝儿女。当然,和这些文风笔性、外在境遇的细微变化相比,改变更为深刻的,是我的心态。比如,当年我曾在本书初版的序中赫然写道,“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男女平等这回事”“我自己就并不想作为一个女人生活在现今社会”等等,现今看来,不禁让自己哑然失笑。这真的是我曾经的想法吗?那如今这个沉浸在女性身份中,幸福满足得不可自拔的自己,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其实,如果倒退数年的话,我也和大多数女人一样,在成熟的道路上彷徨,在情感的世界里一面困惑一面探索……我也曾同样地诉苦,抱怨过——做女人好难,如果我是个男人就好了……重男轻女真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只有女人的事业有天花板?为什么只有女人要十月怀胎辛苦生育?……为什么?这些质问看似底气十足、满是道理,让人觉得愤愤不平;但是如果换个看问题的角度和思考的方向,结果会如何呢?——做女人的确好难,但是只要想嫁,女人永远嫁得掉;男人想娶就一定娶得到吗?当然不是。——重男轻女不公平?如果你未来丈夫的家里是一男一女,你希望谁更受宠呢?如果所有的父母都重男轻女,所有的女人就都能找到比自己优秀的丈夫,这时你愿不愿意呢?图片: ——女人的事业有天花板,但是女人进可攻退可守,辞职不干回家还有老公养;男人可以辞职回家找老婆,让老婆养自己吗?——女人需要十月怀胎,但是她想生就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