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

[美] 拉铁摩尔
序 “海外中国研究丛书”中国曾经遗忘过世界,但世界却并未因此而遗忘中国。令人嗟呀的是, 20世纪60年代以后,就在中国越来越闭锁的同时,世界各国的中国研究却得到了越来越富于成果的发展。而到了中国门户重开的今天,这种发展就把国内学界逼到了如此的窘境:我们不仅必须放眼海外去认识世界,还必须放眼海外来重新认识中国;不仅必须向国内读者移译海外的西学,还必须向他们系统地介绍海外的中学。这个系列不可避免地会加深我们150年以来一直怀有的危机感和失落感,因为单是它的学术水准也足以提醒我们,中国文明在现时代所面对的绝不再是某个粗蛮不文的、很快就将被自己同化的、马背上的战胜者,而是一个高度发展了的、必将对自己的根本价值取向大大触动的文明。可正因为这样,借别人的眼光去获得自知之明,又正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紧迫历史使命,因为只要不跳出自家的文化圈子去透过强烈的反差反观自身,中华文明就找不到进入其现代形态的入口。当然,既是本着这样的目的,我们就不能只从各家学说中筛选那些我们可以或者乐于接受的东西,否则我们的“筛子”本身就可能使读者失去选择、挑剔和批判的广阔天地。我们的译介毕竟还只是初步的尝试,而我们所努力去做的,毕竟也只是和读者一起去反复思索这些奉献给大家的东西。刘东 译者的话欧文·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1900—1989)是美国近现代著名的东方学家。他出生于美国,但不到一岁便被父母带到中国。父亲到中国教书,一教20来年。拉铁摩尔幼年在中国长大, 12岁到欧洲上中学, 8年后中学毕业,回到中国,在中国从事编辑、商务工作多年。拉铁摩尔在20世纪30年代去过延安,二战期间被罗斯福总统派作蒋介石的顾问。60年代末,拉铁摩尔成为蒙古人民共和国科学院第一位外籍院士。1972年拉铁摩尔又来到中国,受到周恩来总理的宴请。拉铁摩尔早期在中国工作期间,曾到蒙古地区和中亚地区旅行、考察,借助学得的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