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客人生:从物理学家到数量金融大师的传奇

〔美〕德曼(Derman,E.)
序言 两种文化对世界建模如果数学是科学的皇后(正如伟大的数学家卡尔·弗里德里希·高斯在19世纪所定义的那样),那么物理学就是国王。从17世纪中叶到20世纪末,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三大运动定律、微分学以非常完美的方式描述着我们的世界以及太阳系中物体的机械运动。牛顿之后200年,苏格兰物理学家詹姆斯·克拉克·麦克斯韦(James Clerk Maxwell)在1864年用简洁、优美的微分方程,同样惊人地准确刻画了光的传播、X射线、无线电的传播。麦克斯韦方程组表明,电与磁表面上是两种完全相反的现象,但同属于电磁学领域。我们不能仅靠观察世界就能得到牛顿定律或麦克斯韦方程组。数据不能自言其身。这些方程都是思想的产物,是从痛苦思考与深度直觉交汇的世界中抽象得到的。这些伟人的成功表明,纯粹的思考与优美的数学具有发现宇宙中最深奥规律的力量。20世纪初,物理学的发展进程加快了。通过仔细思考牛顿学说与麦克斯韦学说观点上的差异,爱因斯坦提出了狭义相对论(Theory of Special Relativity),改进了牛顿力学,使其与麦克斯韦方程组保持一致。15年后,爱因斯坦提出广义相对论(General Theory)再次击败牛顿。广义相对论修正了万有引力定律,将重力解释为空间与时间上大规模的引力波。几乎在相同的时间,玻尔、薛定谔和海森堡在爱因斯坦的帮助下,发展出了关于分子、原子、亚原子颗粒的量子力学理论。爱因斯坦完善了这种思维方法并利用它发现了宇宙运行的规律。他的方法并非基于观察或实验,他尝试着去感觉并阐释事物运行所须遵守的规则。1918年,在为纪念发现量子的马克斯·普朗克的演讲中,爱因斯坦以研究方法为主题,阐述了这种洞察玄机的方法,他提到“得到这些规则并无逻辑道路,只有直觉,依靠一种对经验深刻理解而得到的直觉,才能发现它们”。任何领域内寻找科学规律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很明显,是预测——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