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世界观

[俄] 尼古拉·别尔嘉耶夫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翰福音》1∶5 插图图片: 别尔嘉耶夫像,康·费·尤恩,1921年绘 别尔嘉耶夫与俄罗斯文学 (代序)尼·阿·别尔嘉耶夫(Н.А.Бердяев,1874—1948)是二十世纪初俄罗斯新基督教哲学杰出的代表,这一身份定位毋庸赘述。他丰厚的思想遗产直到苏联解体前后,才得以在俄罗斯本土重新发掘。与此同时,我国学者,从1990年代初开始也异常敏锐地关注到了别尔嘉耶夫,对其著述进行不间断的翻译与研究,到目前为止,据我的收集和统计,中国(大陆)出版了十三部译本,发表两部著作的节译,自编两部他的文集,而各类专门性研究文章也有六十余篇(其中包括台湾地区研究性论文六篇,涉及性研究文章则数量较多)。从我国现有的研究来看,主要涉及了别尔嘉耶夫的宗教哲学,历史哲学,文化哲学,社会哲学,伦理学,对他的神学观,人格主义,存在主义,人道主义,创造,自由,奴役,历史,末世论,技术的形而上学,客体化世界批判,马克思主义观,性学伦理观,俄罗斯思想等主题,以及别尔嘉耶夫的生平和思想演变进行了研究。笔者认为,在别尔嘉耶夫的思想中,自由、个性、创造是三个核心词,而其中“自由”又是一个核心的思想主题,他的思想的各个层面、各个角度都是由此阐发出来的。别尔嘉耶夫关于自由的思想主要来源有两个,其中之一是“德国来源”。他对“自由”的理解就是得到雅·伯麦关于“深渊”(Ungrund)学说的启发。我国学者的研究基本上都是在他的“德国来源”的基础上展开的。但是,伯麦关于“深渊”的学说与别尔嘉耶夫的“自由”学说,是两种根本不同的学说。别氏只是受到了“深渊”学说的启发,得到了一种触动与灵感,之后,他便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他说:“把我关于自由的学说归因于伯麦关于深渊的学说是错误的,我把伯麦的深渊理解为原初的、存在之前的自由。但在伯麦那里,自由是在上帝之中,是作为他的黑暗元素而存在。而在我这里,它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