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智利] 巴勃罗·聂鲁达
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Veinte poemas de amory una canción desesperada19241女人的身体,白色的山丘,白色的大腿,你委身于我的姿态就像这世界。我粗犷的农人的身体挖掘着你,并且让儿子自大地深处跃出。我曾孤单如隧道。群鸟飞离我身,而夜以其强大的侵袭攻占了我。为了存活,我锻造你如一件武器,如我弓上之箭,如我弹弓上的石头。但报复的时刻已到临,而我爱你。肌肤的身体,苔藓的身体,贪婪而坚实之奶汁的身体。啊,乳房之杯!啊,迷离的双眼!啊,阴部的玫瑰!啊,你缓慢而悲哀的声音!我的女人的身体,我将固守你的美。我的渴望,我无尽的苦恼,我游移不定的路!流动着永恒渴望,继之以疲惫,继之以无穷苦痛的黑暗的河床。2光以其濒死的火焰包裹你。出神而苍白的送丧者,如是站着背对那些在你周围旋转的夕阳的古老螺旋桨。一语不发,我的朋友,独自在这死亡时辰的孤寂里而又充满火的活力,毁灭的白日纯正的继承者。一束阳光落在你深色的衣裳。夜巨大的根茎突然从你的灵魂生长出,藏在你体内的东西又重现于外,一个苍白的蓝色民族,刚从你那里生出,如是获得滋养。啊,臣服于黑色与金色轮旋的圆圈,伟大,丰饶而有磁性的女奴:挺立,奋力,完成如此活跃的创造以致花朵纷落,而自己充满悲哀。3啊,松树林的辽阔,破裂的涛声,缓慢的光之游戏,孤寂的钟,霞晖落进你的眼里,玩具娃娃,陆上的海螺,大地在你体内歌唱!众河在你体内歌唱,我的灵魂逸入其中如你所愿,流向你想要去的地方。请用你希望之弓对准我的去路,我将在迷乱中释出我一束束的箭。在我的四周,我看到你雾般的腰身,你的静默驱赶我那被追捕的时光,你和你透明石头般的双臂,是我的吻抛锚而我潮湿的欲望筑巢之处。啊,你那神秘的声音,被爱染色且加倍增长于一边回响一边消逝的黄昏!如是在深沉的时刻里,我看见田野上麦穗在风的嘴巴里弯身摇曳。4早晨满是风暴在夏日的心中。云朵漫游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