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两个世界的边缘

程浩( 伯爵在城堡 )
图片: 图片: 两岁,那时小不懂,整天乐呵呵的,拿个玩具猴子都可以一个人开心地玩好久。图片: 程浩和妹妹 我对妹妹十分愧疚。如果她有一个健康的哥哥,肯定会 受到更多的宠爱。作为哥哥,不能去保护她,反倒要她 来照顾我。 ——程浩图片: 六岁生日 在石河子的酒店过生日,那时还能自己坐在凳子上,那时还比较喜欢过生日,后来逐渐长大,对生日开始有点抵触,喜欢越简单越好。图片: 8岁。程浩第一次和家人去石河子南山滑雪,不能自己坐,所以爸爸抱着他玩的爬犁子,那天他玩得好开心。图片: 14岁,已经成长为多思的少年。此时已不能坐,四周都是用被子、枕头垫起来的。图片: 2013年3月,为《昂起头的艺术》而拍摄。这是长大后少有的照片,因身体原因自己不再愿意照相。图片: 2013年 8月 18号,带着呼吸机依旧微笑的程浩,三天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图片: 纵然你是一代天骄,坐拥天下,到头来不过化作一抔黄土;纵然你是绝代佳人,艳冠群芳,到头来不过是一具白骨。但是,难道因为死亡是人生的终点,我们就要放弃生命的过程吗? ——程浩 写在阅读之前2013年8月21日,一个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20岁的程浩在边地的小城猝然而逝。母亲在他的电脑里,整理了他生前所写的44万字,有专栏文章,有日记,有读书笔记,更有大量的未完成的作品。这些作品,都是他在生命的最后两三年用鼠标一下一下点出来的。生前,他曾梦想着有一天能出版自己的作品,现在实现了;生前,他默默无闻,如今,他用生命写就的句子,被一轮一轮地转发。他说,没有人像他这样,把活着当作一种事业。他是一个“职业病人”,“除了读书、写字、生病外,一无所长。”但,正是阅读拯救了他。十一岁时,他已不能坐,常常几个月也不出一次门。他在自己的一方斗室中,刻苦地阅读,“读书十年,我收藏的各类电子书约有两万余部,经我亲自校对修订的也有几百部”,读书,写字,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