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间谍一样思考

[美] J.C.卡尔森
序作为一名从事间谍活动的中情局官员,你或多或少会很难在更传统的工作岗位中感到满足。我从事秘密行动将近十年,当我开始考虑离职时,很难想象再去从事一份穿着职业装、有可预测的时间表、不需要使用化名的工作。如果可以,有朝一日,我还是会选择在战区而不是一个小隔间里工作。但是,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职业生涯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原期——是该做出改变的时候了。不过,辞去中情局官员的工作仍然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当然,间谍这一职业有很多缺点:头脑麻木的官僚主义、太多时间要和行李箱一起生活、不断向朋友和家人说谎。但是,为中情局工作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是世界上任何其他雇主都无法相比的。它可能会带来超出你想象的回报。虽然好莱坞对中情局职业的描述中有98%是不准确的,但它确实包含了荣耀的时刻,也有令人脉搏加快、肾上腺素急升的时刻。但是我现在所面临的是这样的困境——进一步的职业发展可能会让我不得不做出个人牺牲。我有家庭,我更想多看看我的家人。我想在鸡尾酒会和后院烧烤晚会上和别人进行正常的对话,而每当出现“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这样不可避免的问题时,我不必忙着为自己圆谎。以前,周游列国似乎是一种由政府出资的奇妙冒险旅行,但是现在每每想到又要搭乘国际航班,又有一个夜晚在酒店度过,我就心里打颤。在中情局工作我绝不后悔,但是,我现在想要回到我的生活和我的身份。我要做出选择:我可以为自己谋得一份新职业,在总部管理部门从事保密工作;或者我可以退出,重新加入“平民”大军。想到自己仍坚持在中情局工作会给我带来一些安慰,尽管职位有所不同,但事实是,我和其他陆军校级军官一样,也很反感自己成为总部机器的一个齿轮。我告诉自己,除了间谍活动以外,我还有其他技能。加入中情局之前,我曾经从一家企业跳槽到另一家企业。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我拿到了常春藤名校的学位,这使我有可能在厌倦感袭来之前涉足不同行业,具备不同能力。拜其所赐,我还从来没有找到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