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崛起

[美] 皮尔斯·布朗
献给父亲,是你教会我如何走路。致谢如果写作是一种发自头脑和心灵的工作,那么我要感谢艾伦·菲力普斯、汉娜·鲍曼,还有麦克·布拉夫,是你们用智慧和建议擦亮了我的头脑。感谢我的父母、我的姐妹、诸位朋友以及菲利普家族,是你们用爱和忠诚守护了我的心灵。也谢谢你,我的读者。你们会爱死这套书的。 我想过平静的生活,敌人却将战火引到了我身边。聚集在我眼前的一千两百名年轻人是从整个种族中挑选出的最强悍的儿女。一个冷酷无情的金种男子站立在高大的大理石柱间,正向他们发表演说。此刻啃噬着我内心的怒火全都因这个男人而起。“人从出生就是不平等的。”男子高声说道,他高大、傲慢,像雄鹰一般不可一世,“弱者欺骗了你们。他们说世界属于温良恭顺的人,强者理应扶助弱者。这就是民主,一个高贵的谎言,一颗长期毒害人类的癌瘤。”他的目光穿透了聚集起来的人群。“你我都出身于金种。我们是进化树的终点,居于人类金字塔的顶端。我们是牧人,其他孱弱的色族都要受我们管束。你们将继承这个位置。”他停顿了一下,细细观察着听众的表情,“但这并非毫无代价。”“权力和财富都要靠争取才能获得。要构筑帝国,建立统治,更要付出鲜血的代价。你们身上没有一道伤痕,还像孩童一样幼稚。这样的你们不配得到任何东西。你们不知道何为痛苦,不知道为了今天的地位,你们的父辈曾做出过怎样的牺牲。但很快你们就会明白了。我们会让你们懂得金种得以统治全人类的原因。你们之中能活到最后的,只有对权力适应性最好的人,我可以保证这一点。”但我不是金种,我是个红种。他认为我这样的种族是弱小的。他觉得我愚笨、孱弱,不配为人。我生长的地方不是高屋华厦,我没骑过马,也没吃过用蜂鸟的舌头做成的精美菜肴。我来自这个世界的最底层,严酷的环境铸就了我,仇恨把我打磨得锋利,爱使我变得坚不可摧。他错了。这些人谁都别想活到最后。 I 奴隶火星上有一种花,红色,生得不美,但很适应我们的土壤。我们管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