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讲:世界大格局,中国有态度

金一南
序言想来想去,以亲历的一件事作为本书序言,可能更为合适。2000年赴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最后的课目是危机处理。当时科索沃战争结束不久,英方设想的危机背景是:在科索沃非军事区塞族一侧巡逻的三名塞族士兵被杀、一名军官失踪,危机就此开始。科索沃游击队、南联盟军队、欧盟、北约、美国、俄罗斯分别卷入,就此展开博弈与对抗。英国人认为德国人危机处理做得最好,专门请了两个德国博士——老史密斯和小史密斯——专程从波恩飞来,主持这场危机推演。老史密斯博士决定,由我扮演美国总统,带领四名军官组成美国决策当局:巴林的萨尔曼·阿尔科利法中校扮演美国国防部长;约旦的加萨·侯赛因·阿沃德中校扮演美国国务卿;波兰的亚瑟·罗斯比基中校扮演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阿根廷的马赛洛·罗萨兹·加罗奇中校扮演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其他军官分别扮演北约、欧盟、欧安会、俄罗斯、南联盟、科索沃游击队,全班来自26个国家和地区的30名军官,每人都分派了角色。分配完毕,花白胡子的老史密斯从眼镜片后面露出一丝狡黠的目光:现在各人考虑5分钟,如果对担任的角色不满意,5分钟后提出来,可以调换。老史密斯刚说完,小史密斯便开始看表计时。我不满意。让中国军人扮演美国总统,似有意刁难。危机处理课又是学业结束的考核课,万一演砸,损失不小,一定要调换。5分钟过后,我没有要求调换。想起入伍后自己的座右铭:做难事必有所得。总做轻车熟路的事,做闭着眼睛都能做的事,永远都是重复。就是要干难事,干没有干过的事,那是挑战,不论成功与失败,都有提高。美国总统我从未扮演过,不信这事干不了!事后想来,这正是老史密斯的高明之处:给人时间,让人熟虑。危机对抗进行了4天半。各方确定基本立场,设立达成目标,规定目标层次,筹划手段运用,争取媒体舆论,开展决策对抗……大家很快进入角色,一个比一个卖劲,从早餐开始后到晚上就寝前都在穿插作业,疲惫与兴奋交织,都想争取优势,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