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情诗

宋小君
序:写情诗的男人都不会太坏十四岁那年的某一个夜晚,外面大雪纷飞,我从梦遗后的恍惚中醒来,突然觉得我该写点什么。那时候,我觉得谁长得好看,谁就长得好看。我想摸谁的手,我就能摸谁的手。在意念里,我可以对任何一个女孩做比过分更过分的事情。于是我随手在作业本的最后一页写下了这样的句子:宇宙拴在你腰肢上,你扭一扭,我的世界就抖一抖。后来,意料之中的,这个句子被我亲爱的语文老师薛老师看到。薛老师是一个小巧的姑娘,当年只有二十五岁。我刚刚进入青春期,叛逆得像一只刺猬,谁对我好,我就刺谁。我常常把薛老师气哭。很多年之后,我仍旧能想起,薛老师一边轻轻打我,一边掉眼泪的画面。薛老师看到我这个句子之后,把我叫到办公室,意味深长地跟我说,宋君同学,你是一个多情的人。我当年还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心里只是暗自庆幸,薛老师没有把我当成小流氓。我把薛老师这句话,当成一种鼓励。多情的人就应该写情诗吧。情诗到底是什么呢?情诗就是不好好说话,不正经说话。好像是一个男人喝热粥烫了嘴,说我喜欢你不说我喜欢你,一定要九曲十八弯,看上去不知所云,却搔着姑娘心里最痒的一根弦。每个姑娘眼里嘴里皮肤里都会下雨,情诗是最好的催雨剂。又好像被大雨淋湿了头发,被大雪冻得鼻尖发凉,胸腔里藏着一股滚烫的热,这股热需要一个出口,情诗就是最柔软的出口。写情诗能让自己爽,也能让读诗的人爽。情诗里可以玩命发风骚,可以尽情耍流氓。晚上睡不着、被窝里没有姑娘、心里又痒痒的时候,写一首。外面刮大风下大雨雪花大如斗,屋里一个人煮火锅、读古书的时候,写一首。远离有人的地方,竖着领子看着大山大水的时候,写一首。搂着姑娘小腰,摸着姑娘小手的时候,写一首。穿短裙的女同学,眼波里藏着诗情画意,嘴角弯着风情万种,侧着身子给你倒酒的时候,写一首。看到好看的姑娘就忍不住兽性大发,非写两首情诗心里不能平静的时候,写一首。感冒发烧,额头滚烫,点滴入血,肌肉里满溢乳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