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与个人才能

〔英〕托·斯·艾略特
前言我要向以下各出版社、机构及相关人士致谢,感谢他们惠肯我使用其所辑文章:梅休因出版公司(再版的《圣林》)、霍格思斯出版社(《向约翰·德莱顿致敬》)、哈斯尔伍德出版社(《关于戏剧诗的七人谈》)、康斯特布尔出版公司(《伊丽莎白时代的塞内加翻译》,此文原为《塞内加十部悲剧》都铎翻译系列的序文)、莎士比亚协会(《莎士比亚与塞内加传统》)、瓦尔特·德·拉·梅尔先生与英国皇家文学学会(《阿诺德和佩特》)、布莱克莫尔出版社(《波德莱尔》)、英语学会(《查尔斯·威布雷》)。我也感谢《自我主义者》、《雅典娜神庙》、《泰晤士报文学增刊》、《文艺》、《论丛》、《书人》(纽约)、《猎犬与号角》、《神学》以及《标准》等杂志;本书大多数文章原先都发表于此。我同时也感谢布·利·里奇蒙先生:他的建议与鼓励催生了这些关于伊丽莎白时期剧作家的文章。还要感谢弗·维·莫利先生协助我选定篇目、审读样稿,尤其还坚持不懈地催我奋进、完成此书。托·斯·艾略特一九三二年四月,伦敦我在《一九一七— 一九三二年文选》的基础上,添加了几篇出自如今已显得冗余的《古今散文》的文章,由此扩充成目前这一书。尽管还有一些跟诗歌有关的、我想保留的论文和一些尚未发表的讲课课稿尚待整理,但《文选》已然体态壮硕,那些无缘被收录进去的文章,只能静候下一本选集了。重顾本书选文时,我发现自己竟会对书中评断产生歧见;同时,我更不时地感到那些意见的表述方式有待商榷。对我来说,本书无疑是我个人兴趣与看法的某种历史记录。随着年岁增长,人或许会变得不那么武断自负;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变得更加有智慧;况且,有可能他变得还不如以前敏锐。而那些我坚持昔日意见之处,或许读者会偏好它们原来的表述方式。托·斯·艾略特一九五一年四月,伦敦献给哈丽雅特·肖·韦弗感谢并嘉颂她为英语文学所作的奉献 传统与个人才能一在英文著述中我们不常说起传统,虽然有时候也用它的名字来惋惜它的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