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精神

辜鸿铭
序言 Preface本书旨在阐释中国人的精神,展现中国文明的价值。归根究底,一个文明的价值不在于它已经建成或能够建成多么宏伟的城市、多么华美的房屋、多么平坦的道路;也不在于它已经打造或能够打造多么精致舒适的家具,多么巧妙实用的仪器、工具和设备;甚至不在于它确立了怎样的制度、发展了怎样的艺术与科学。在我看来,衡量一个文明的价值,我们最终要问的是:它能塑造怎样的人,怎样的男人和女人。只有一个文明所塑造的男女大众,才能真正体现这个文明的本质和个性,也就是这个文明的灵魂。而这些男男女女所讲的语言,又正体现他们的本质和个性,或曰灵魂。那句点明文学本质的法国谚语,“风格即人”,说的正是这个意思。因此,我将本书前三篇文章的主题分别定为:中国人、中国的女性、中国的语言,希望能以此阐释中国人的精神,展现中国文明的价值。除此之外,我又加进了两篇文章,旨在说明,那些被视为“汉学家”的外国人事实上曲解了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语言,也将力争揭示这些曲解产生的原因。我在文中阐释道,《中国人的性格》一书的作者亚瑟·史密斯牧师,并不了解真正的中国人,因为身为美国人,他不够深沉;被公认为大汉学家的翟理斯博士也并不了解真正的中国人,因为身为英国人,他不够博大,缺乏有哲理深度的洞察力,以及由此而生的博大胸怀。我本打算再收录一篇从前写的书评,可惜找不到了。那篇文章所评价的,是濮兰德与白克好司合著的、关于著名的慈禧太后的那本书,大约四年前,它被刊登在上海的《国族评论》上。我在文中试图阐明,像濮兰德与白克好司这样的学者,既不了解,也不可能真正了解中国女性,尤其是中国文明塑造出的女性的最高典范——已故的慈禧太后。因为,像他们那样的学者都不够淳朴——他们都聪明过头,跟所有现代人一样善于歪曲事实。要理解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一个人必须兼具深沉、博大和淳朴的品质,因为,中国人的性格和中国文明的特点正是:深沉、博大、淳朴。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