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尔士论符号

[美] 查尔斯·S·皮尔士 著 [美] 詹姆斯·胡普斯 编
致谢设于印第安纳波利斯的皮尔士著作整理编辑工程的克里斯蒂安·克娄索及其他工作人员慷慨帮助了一位编辑皮尔士作品的新手。非但其个人的慷慨无私,而且其卓越的多卷本《查尔斯·皮尔士作品集:纪年版》,在完成这个相对而言规模要小得多的文集的过程中,都起到了重要作用,犹如下列许多选文在资料来源中指明的那样。当我着手这个项目时,就我所知,尚没有其他皮尔士文选将要面世。然而犹如目前所见的事实这样,大约与这个文选出版的同时,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也将要出版一种皮尔士文选。基于这一事实,我很高兴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同意我支付一定的费用,以获准从由爱德华·穆尔、麦克斯·费什、克里斯蒂安·克娄索等人编辑的《查尔斯·皮尔士作品集:纪年版》第1—3卷中翻印了本卷的前十篇选文。来自皮尔士手稿的资料则由哈佛大学哲学系授权出版。这些手稿原件藏于哈佛的霍顿图书馆查尔斯·桑德斯·皮尔士档案室。阿尔伯特·安德森,文森特·科拉彼得罗,乔治·科特金,戴维·霍林格,克里斯托弗·胡克韦,布鲁斯·库克利克诸位先生,要么就本书手稿,要么就我关于这本书的原初计划,友好地提供了评论。克里斯蒂安·克娄索审阅了计划和手稿。当然,我本人为最终结果负责。来自巴布森学院研究基金会的一笔慷慨拨款使我得以于1989年夏天开启这个项目。大部分工作于1989—1990学年期间在曼彻斯特大学宜人的气氛中完成,多谢那里美国研究系的成员们,同时多谢哲学系的格雷厄姆·伯德。能够到曼彻斯特大学工作一年,我得感激罗伯特·伯切尔,感激伦敦的富布赖特委员会,感激国际学者交流协会。感激黛安·柯林斯安排了制图工作。一如既往,卡罗尔,约翰娜和本杰明·胡普斯的爱心与耐心是至关重要的。 导言查尔斯·桑德斯·皮尔士(1839—1914)生长于由19世纪的美国所提供的最益于智力发展的环境中。其父本杰明·皮尔士,哈佛大学的数学、天文学教授,同时也是一位卓越的美国科学家,多年供职于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