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摩的侄儿

[法] 德尼·狄德罗(Denis Diderot)
拉摩的侄儿袁树仁/译生于维尔图努斯发怒之时。——贺拉斯天气好也罢,坏也罢,每天傍晚五点钟光景,到王宫广场花园去散步,在我已成习惯。人们会看见,有一个人总是孤孤单单地坐在阿让松小径的长椅上沉思默想,这个人就是我。我在心中与自己交谈,讨论政治、爱情、格调或哲学,任我的思想自由驰骋。一个念头浮上脑际,不管是明智还是愚蠢,我都任凭自己的思路发展下去。这种情形,恰如人们在福阿小径上所见到的浪荡青年:一个举止轻浮、笑容满面、双眼滴溜溜地转、鼻孔朝天的妓女走过来,小伙子们立即追随而去。转眼间,他们又甩下这个去追那个。这些人见到女人就进攻,却一个也不爱恋。我的思想,就像我说的这些妓女一般。逢到天气太冷或者雨下得太大,我就躲进摄政咖啡馆,以观看别人下棋为消遣。巴黎是全世界棋下得最高明的地方,而摄政咖啡馆则是全巴黎棋下得最高明的地方。高深莫测的勒加尔,机敏细致的菲利多尔和稳扎稳打的梅欧,都来这里厮杀。在这里可以看到最惊人的棋艺,也可以听到最粗野的话语。有的人可以像勒加尔那样,既是著名棋手,又才智过人;有的人也可以像福贝尔和梅欧那样,既是著名棋手,又是蠢货。有一天下午,我在摄政咖啡馆,多观棋,少说话,尽量不听别人说些什么。这时,有一个人上前与我攀谈。上帝使我们这个国度里各种怪物应有尽有,这个人便是一位最稀奇古怪的人物。他是高尚和卑下、理智和不理智的混合物。在他的头脑里,正直与不正直这两种概念,肯定莫名其妙地相互混淆。当他将天性赋予他的优秀品质表露出来时并无炫耀之意,而将从天性获得的恶劣品质表现出来时,亦无羞耻之心。此外,他禀有坚强的体魄,极其丰富的想象力,嗓音洪亮,实属罕见。万一你遇到了他,又没有注意到他这一不同寻常的地方,那你一定会要么用手指堵住耳朵,要么拔腿逃走!哎呀,他的嗓门真是大得不得了!他的外表此时彼时差异悬殊。他有时瘦削憔悴,像个三期肺病患者,仿佛两腮都透亮,能数得出他嘴里有几颗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