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的央金

王食欲
涅槃的央金女儿在直播中被当场谋杀,母亲走上复仇之路本文改编自真实案件「文案」青城山上死了两个人。他们都是受害者,也都是凶手……「引子」四川,甘孜藏区。凌晨四点半。飘满薄雾的荒原上,藏族农妇卓玛正跌跌撞撞地奔跑着。她身上的藏袍来不及穿好,在奔跑的过程中逐渐散开。在藏袍之下,她的怀抱中,紧紧抱着一样物品。她不断转身看向背后,惊慌失措。有人在追她。在她身后,隐隐绰绰地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举着铁锹的男人。他凶神恶煞地呼喝着她的名字。他是卓玛的丈夫。卓玛跌倒在地上,她怀中紧抱的东西飞了出去。那竟然是一只LV皮包!ALMA BB的包型,经典老花款式。一个贫困的藏族农妇,怎么会抱着一只奢侈品皮包呢?卓玛惊慌失措地爬过去。她刚抓住包带,丈夫便追上了她。他一铁锹拍在卓玛的手背上,卓玛惨叫起来。丈夫抢走了那只LV皮包。“我的!把它还给我!”卓玛抱住了丈夫的靴子。丈夫一言不发,近乎无情地踢开了她。「神秘的藏族农妇」第一次见到卓玛,是在成都的长途客车站。她穿着一件旧藏袍,个子很高,大脚板,十分强壮。只是一路的颠簸,让她看起来风尘仆仆。在她的藏袍外,竟然斜挎着一只LV皮包。这让她在人群中显得怪异又扎眼。一个贫困的藏区农妇,怎会拥有奢侈品呢?我犹豫地举起手中的纸牌子,向卓玛挥了挥手。纸牌子上面原本打印了她的汉语姓名。但妇联的主任告诉我,卓玛的普通话并不好。在满大街都飘着川渝方言的成都,我特意用马克笔在牌子上加写了她的藏语名字。“你就是卓玛吧?你好,我是妇联扶贫办的干事,我叫周宇,成都本地人。”我伸出手,掩藏着我的成都口音,用标准的川普,热情洋溢地迎接她。但卓玛却没有握住我的手。她双手合十,手中捏着一串佛珠,对我施了一个佛礼。我发现,她看我的目光中带着警惕。也对。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怎么看都不像妇联的工作人员。卓玛这样藏区来的女人,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也缺少必要的社会经验。大城市初来乍到,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