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现场请勿偷窥

燕返
前篇在我看来,写推理小说不外乎就只有两类人,一类是不满足于现有的推理小说格局,努力开拓属于自己的风格、为推理小说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作者;另一类则是勤于写作,但其作品都是丝毫不影响推理小说的发展、所谓的“中规中矩”的一类作品。而我无疑是后者,虽写过几本推理小说,甚至还被出版社标榜以“古典本格推理作家”的虚名,但我却知道从处女作到现在的作品全部都是同一种风格,也就是说,从步入文坛开始,自己的作品都在原地踏步,这对妄想靠写推理小说混口饭吃的我来说无疑是非常危险的。每次挤出一篇推理小说都比前次更耗费脑细胞,但作品中的诡计却越来越泯然众人,在我看来,我这种作家到最后也许只能以日渐扎实的文笔来弥补诡计上的不足了。每每想到此处,我就倍感失落,恍然觉得这不就是当今推理小说的发展趋势吗?机械诡计、本格诡计、密室诡计几乎都在黄金时代成为了滥觞,现如今,单靠欺骗读者的叙述性诡计或者多重人格诡计真的可以让推理文学苟延残喘吗?呵,如果说推理小说作家就像森林中的树木那样数不胜数,那么我就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棵小树罢了。我这个连在推理小说作家交流会上都不被同行瞧上一眼的无名小卒又有什么资格想这些高深的问题呢?只要能靠这玩意赚钱不就能让我感到满足了吗?我还依稀记得第一本单行本发行时,自己向同事夸耀、得意忘形的蠢相,甚至还在冲动之下辞掉当初电子产品修理工的工作。不过,现在后悔也为时已晚,年近不惑的我又能找到什么金饭碗呢?不不,反正我只是孤身一人,索性事情干到底,眼看着财政即将出现赤字,这次就算敲破脑袋也要挤出一篇来!为了激发推理小说灵感,我时常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四处溜达。在看完净琉璃剧之后,脑子还是一片空白、没有闪过丝毫思路,加上编辑部的稿件催得急,我就更不能待在家里了。这样一想,既能放松情绪又能激发创作灵感的似乎就只有沿着一段段逐渐向上的迂回小路便可到达顶端的阿部山了。天色即将暗尽,还在半山腰缓缓漫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