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浪漫史:智慧与骄傲

[英] 西奥多·泽尔丁(Theodore Zeldin)
第一章 国民身份1864年,一位教育督察官到洛泽尔省的山区巡察,他问一所乡村学校的孩子:“洛泽尔省在哪个国家?”没有一个孩子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你们是英国人还是俄国人?”他又问道。孩子们还是回答不出。虽然这件事发生在法国偏远地区,但仍能说明法国人的自我身份意识是多么淡薄!所以必须建立起法兰西的国民意识!“法兰西万岁”不仅表示庄重的敬意,也是在积极地表明一种信仰:相信爱国主义,力赞爱国主义。这种信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中产阶级传播的,因此有人说这一时期(1848-1945年)变得越来越现代的法国本质上是资产阶级的。但是资产阶级不止一种,资产阶级理想复杂多样,故不能简单地认为法国人的行为都是资产阶级行为,这种解释难以令人满意。人们不应该绝对地认为法国人就是有着共同政治立场的一群人,因为人们一直认为欧洲分裂后的各国必然都是“民族国家”,所以很多纷争被掩盖了。实际上这一时期的法国人遭遇了各种形式的分裂、阻力、疑虑:爱国主义遭到抵制,革新与传统的冲突使不同派别各效其主,以及对“法国人的责任和义务是什么”“不同群体如何表达民族归属感”等问题的困惑,等等。面对这些困难和问题,法国人并未放弃奋斗和探索,始终为争取各群体的联合统一而努力。然而,法国人的理想和自我形象确实不够明确、清晰。政治家是国家统一的主要设计师:若干次战争中,法国人甘愿为祖国献身(尽管程度不一),这一点似乎意味着政治家基本上是成功的。然而,法国的政治史也表明法国人绝不接受“共同的理想”,法国社会存在的深刻分歧也从未得到缓解。我认为,法国人不仅不清楚他们的共性是什么,而且不停地夸大他们之间的差异,其社会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追求多元化。因此,人们需深入政治史领域的研究,探察这种多元化的深度和广度。国家的团结不仅是政治塑造的,也是学校教育成就的。人们需要切实深入地了解法国人的教育经历,才能发现他们到底承受了什么样的压力,在此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