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蛋

青柳
【一】4月3日 周四曾笑炎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一连串的16分音符组成的章节像是蜂鸟掠过水面一样轻盈而过,随后是沉稳的慢板,他闭着眼睛沉醉在悠扬的节奏中,身体不自觉地跟着乐曲的起伏摆动。这是莫扎特的第15号协奏曲,是曾笑炎最爱的曲子之一。他已经弹奏过无数遍,谱子早已烂熟于心,与其说是大脑记住了这些复杂的毫无规律的音符排列组合,倒不如说是身体的记忆更恰当。他甚至还来不及思考,手指已经自己动了起来。疼痛是后知后觉的,眼前的黑白键盘突然被放大,发出“当”一声巨大的噪音。曾笑炎试图去摸后脑勺,却只觉眼皮沉重,“好吵。”抱怨的话还没说出,他便眼前一黑,晕倒在了琴键上。曾笑炎是被又一阵吵闹声吵醒的,他朝声源的方向望去,一位老大爷手里攥着几张纸,正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的女人激烈地争执着什么,情绪激动的老大爷说的不知是哪的方言,曾笑炎听不懂,只明白自己现在身处医院。“老师,你醒了?”曾笑炎把头转向另一侧,自己的两个学生唐铎和白俊逸站在他的床边,一脸紧张。“啊,你们怎么在这?”唐铎赶紧解释道,“是刘主任叫我们留下来的。”他们说的是教务主任刘卫东。曾笑炎摸了摸额头,刚才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勒着自己,原来是缠着绷带。“老师,您……”唐铎小心翼翼地探过身问道,“看见袭击你的人长什么样了吗?”“袭击我的人?”“哎?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有人从背后打了你的头,你倒在钢琴上晕了过去啊。”他叹了口气,和白俊逸面面相觑。“我什么也想不起来。”曾笑炎觉得头好像比刚才更痛了。他努力回想之前发生了什么,自己弹琴太专注了,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人,才让人打晕了?“我的钱包呢?”白俊逸把床脚的外套递给他,钱包还在口袋里,一分钱没少。“大夫说您的伤势不重,但为了保险起见要住院观察几天。”他给曾笑炎倒了杯水,递给他。温水下肚,曾笑炎才发觉嗓子干裂得发痒。“警察呢?有犯人的线索了吗?”白俊逸表情尴尬地小说声,“刘主任说……”“说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