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山怪物

大给
第一章:麻雀、武术班与停电之日*麻雀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认定为害鸟很多年了,每到新粮入库的时候,依然会成群结队飞来粮店地坪偷吃。为了生存,或者干脆是因为嘴馋。它们也不知道,每到它们贪嘴的季节,小镇上妈妈们的竹篮都会不够用。我家住在107国道边的粮店里,是镇子上唯一的四层小楼,我妈是粮店职员,不需要种菜择猪草,从来没有竹篮。所以区别于小镇上的那帮孩子,我捕麻雀用的是粮店里筛谷皮的大筛子。2003年的一天,那张大筛子架在粮店地坪的角落里,底下撒了一把我从家里偷来的大米,支撑着筛子的竹棍上绑着一根麻绳,麻绳的另一头绑着我。等了有大概掐死五只蚂蚁的时间,一只麻雀终于从三仓的仓顶上盘旋而下,落在筛子一旁。它贼头贼脑探了探筛子里面又张望了一下四周,这才踩着碎步往大米猛冲而去。我瞅准时机猛地一扥,眼瞅着那傻麻雀被端端正正盖个正着。兴奋得手舞足蹈跑过去,掀开筛子,里边却连屁都没有一个。正在我感觉自己才是被那麻雀捕到的傻鸟,屈辱之下一边踢着筛子,一边咒骂的时候。我并不知道,那只麻雀在惊慌失措之中已经飞出粮店,越过小镇,钻到了后山里。好像大地赘生的疣体一般的丘陵一座连着一座,使得小镇人口中的后山是如此庞大而幽远。麻雀渐渐没了体力,终究打了一个旋儿,落在里一根高悬在半空的电线上。几根巨大的高压电线塔矗立在后山重重松林之中,好像绿浪中翻涌出的几条鲸鱼的尾巴。这根被两条尾巴拉而扯出的粗长的电线,被麻雀切切实实抓在脚下。电线绵密而紧绷的触感,让麻雀颇有安全感,渐渐松下一口气来。休息了好一阵子,它觉得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再次抓了抓脚下包裹着黑色橡胶的电线,准备起飞,在它的爪子和电线之间却牵连出几条粘液,那电线上的橡胶好像融化了一般,把它的脚黏住了。奋力扑腾之下,眼看着要挣脱,电线却像忽然蠕动了起来,触手一般卷住了它的身体,然后拉着它,一路滑下电线塔,缩进地面上一个由腐朽松叶覆住的暗洞里。它细碎的断羽还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