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踪谜案

阿虎
一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她正躺在浴缸里,悲伤地清洗着身体。心里装着巨大的难过和悲伤,但她却不敢声张。她知道他就在屋外,电脑游戏发出“砰砰”的机枪扫射声。她感到身体撕裂,火烧火燎地痛。泪水无声地从脸上滑落。她克制地用牙齿咬着嘴唇,嘴唇已被咬得青紫,好像破裂的葡萄。洗涤剂的化学成分进了身体,蛰得她更加难过。她拼命往里抠,试图抠出那块污浊,那块羞耻,那块让她撕裂的痛。但毫无用处,心上的痛远比身体的痛要强烈太多。她不敢哭出声,怕他突然闯进来,怕他把电脑上虚拟的枪对准她的头。水温一点点变凉,骤缩着她皎白的身体。她好像一条受伤的鱼,就那样一动不动仰面躺着。两只胳膊护着胸口,像是在护着身体最后一道防线。她不敢低头去看,她在培养勇气,终于,她像蚌壳一样挪开两条手臂,只见那对白馒头上竟落着几颗焦黑的污点儿。啊!她几乎失声,不敢想象这是用烟头烫上去的。更不敢想象,用烟头烫她的竟是她交往了五年的男友。他就坐在屋外,嘴里夹杂着粗口拍打着键盘,扫射着虚拟的怪物。此时,她感觉自己也变成了一只怪物,一只不洁的让人蹂躏过的怪物。但同时,她又责怪起自己,是她先对不起他的,他有理由释放怒火。暴力是对她的最好惩罚。下体似乎有些松动,她感到有什么东西往外在流。随之,便看到一片血红色蔓延到水中。她清楚,刚才清洗的时候大概太过用力。但她恨不得身体突然决堤,然后就这样赤条条去往另一个世界。就在她拿过刮胡刀片的时候,浴池的下水口竟悄然洞开,很快就将一池水泄得干干静静。她看见了洁白的浴池臂上贴附了长发和细碎的污垢,还有“砰砰”破裂的泡沫。还是算了吧,离开也需要一种勇气。她想着,然后又轻轻地放下了刮胡刀。就在这时,那下水口突然冒出一颗不明物体,随后又缩了回去。她吓得一声尖叫:“郭亮!”她慌得把身体缩成了一团,想跳出去,但腿脚却乏力得要命。“郭亮,快进来……郭亮……”她一遍遍呼唤着他。他一脚把门踢开,吼道:“死爹死妈了,叫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