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诞生:荣耀1

[美] 赫尔曼·沃克(Herman Wouk)
新版序言事实上,《以色列的诞生:荣耀》是我最先打算写的历史小说,以在圣地重生的犹太国初始阶段为内容。如果把以色列的生存奋争当作一场戏剧,那么我认为,一九七三年的赎罪日战争可以算是这场戏剧的浓缩版:在最神圣的日子里两条战线上遭受突袭,超级大国苏联对阿拉伯国家的进攻给予了令人生畏的支持,以色列在兵力和武器均与对方悬殊的情况下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到最后取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胜利,突破了阿拉伯国家的包围圈,由此走向与埃及签署和平协议的道路。战场上的殊死搏斗,外交上的重大事件,这就是我的规划和设计。我把这些告诉了我的一位以色列老朋友,他是一位已退役的少将,战场经验丰富,与华盛顿方面的关系也非常好。他听我讲完后,沉闷地善意劝解:“别想着用一次战争就讲清楚这件事,这是一个百年故事。”他的话在一定程度上说得对。我不得不再写一部与这本小说同等篇幅的小说,来为赎罪日这场“戏剧”布置舞台,这就是之前写过的《以色列的诞生:希望》。现在已不存在的苏联对犹太国是很敌视的,尤其是一九六七年“六日战争”之后,如果不去考量这个因素,是很难理解以色列的成长史的,甚至对现在,二〇〇二年三月我描述的暴力活动,也很难理解。如果不是苏联在联合国里不依不饶、吵闹着要废除甚至扭转那次震惊世界的胜利结局,中东的历史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局面,这个地区也许早就和平了。《以色列的诞生:荣耀》的前一百页详细阐述了当时所发生的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联合国拟定了一份决议,呼吁各方“从战争期间占领的领土上撤军”。美国和以色列表示同意。柯西金却非要塞进去两个他认为是无所谓的字:“所有”,即“从战争期间所有占领的领土上撤军”。林登·约翰逊和阿列克谢·柯西金在这“两个无所谓的字”上的死不相让体现出当时的问题所在。那“两个无所谓的字”在当年的报纸杂志上可是很流行的话题,也是这本书前一百页的高潮所在。在苏联不遗余力的支持下,阿拉伯国家壮起了胆子,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