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德〕尼采
一个被误解的哲学家——尼采学说之我见张汝伦在哲学上,他深刻地启发了斯宾格勒、舍勒、萨特、加缪等许多有影响的哲学家。在文学上,除了他本身的成就足以使他在德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外,他对德国的里尔克、施特凡·格奥尔格、托马斯·曼和黑塞,法国的纪德和马尔罗,英国的萧伯纳和叶芝,中国的鲁迅、茅盾和郭沫若等人的影响也是众所周知的。他的美学思想同当代西方文艺思潮的内在联系更是十分明显的。然而,他却有着“法西斯主义的思想先驱”、“垄断资产阶级疯狂的代言人”之类骇人的恶谥,以致身无缚鸡之力的他在许多人的眼里却是一幅洪水猛兽般的魔鬼形象。人们眼中的这个可怕的哲学家就是尼采。在这里,“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似乎还不足以说明尼采其人其说的命运。倒不如说,尼采其人其说的命运使我们看到了某些人轻易地制造了偏见,而偏见又轻易地支配了人们的可怕事实。尼采明明厌恶狭隘的民族主义,自称是一个“好的欧洲人”,并攻击德国文化到了偏激的程度,但有人却称赞他对日耳曼主义的“伟大热爱”和他在普法战争期间“热情的爱国主义”。尼采准确地预言二十世纪的德国将遭受独裁统治和灾难性战争的折磨,有人却说他主张一个德国支配的欧洲。尼采憎恨日耳曼种族主义,因为它总是伴随着狭隘的民族主义。他无情地攻击反犹太主义,尤其是他妹妹的反犹太主义,但有人却从他的著作中摘取片言只语用来支持雅利安种族主义,并把这作为他的主要学说。诚然,尼采确实认为人在本性上是不平等的,并且赞美更强的人,但这有他自己特定的意思,与主张人奴役人、人压迫人是根本不同的。他讲的“主人种族”并不是由任何种族、信条和民族构成的,也同阶级、社会地位、财产和职业无关。尼采的“权力意志”不是任何政治权力或强权,而是一个解释宇宙万物的总原则,因而是一切事物产生的原因和动力,当然也是政治权力产生的原因和动力。但不管怎么说,它是个解释性的哲学概念,而不是对任何现实的描述。尼采通过查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