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道口

风左杨右
生命中的所有偶然,其实都是命中注定。是为宿命。——东野圭吾1.阿杰开头先来骗一骗读者:这,是一本“黄书”。所以,我得先来说说一位“小姐”。这位“小姐”和其他干这行的不太一样。我见过她三次,当然是在床上。发现她既不会抹劣质的化妆品,也不会喷刺鼻的便宜香水,走起路来,更不会扭来扭去的,总之,普通至极。而这种普通,在她这一行,应该算特别吧。说起来,他还真是特别的人。因为从头到脚,她都没有干这行的资本——臃肿的身材,扁平的五官,笑起来的样子,总是那样的滑稽。这让我每次做着做着,就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下面跟着就软了,可以说体验感是相当的差了。可是,我却足足找了她三次。这并不代表我的智商或许有了什么问题。事实上,她给我的感觉是很新鲜的。因为对于我这种长期足不出户,但却“阅女无数”的废物宅男来说,那些小电影里千篇一律的长相,身材已经让我有点审美疲劳了。当然了,价钱便宜肯定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足够“变态”。她说,她之所有做小姐,并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而是,她想体验那种被人强奸的快感。我当然不能够体会她说的那种快感到底是怎么样的,但“自虐狂”“变态”这两个词很快就从脑袋里蹦了出来。常理来讲,碰到这样一位“小姐”,我想很多人都会避之不及吧,但是,我却没有。这也就说明了,或许,我也像她一样,足够变态吧…不管怎么样,从这三次做完的效果来讲,我是有第四次还找她的冲动的。虽然,她的脸够滑稽,有时候过分投入那我们共同设计的情景剧时——比如,正义警察与性感小偷,那脸就更加引人发笑了。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回到那充满纯真的童年。我这样讲,并不是刻意的将美好的童年,覆上一层“色欲”的感觉。事实上,我说的这种纯真,是明知道这种投入幼稚至极,但心里,还是非常开心。就像童年时过家家,每个人都扮演不一样的角色。唯一不同的是,童年时,是真的以为长大后能成为那样子的角色,而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