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爱而生

拾贰
1“不……不要怪……”李一凡推了推蜷缩成一团的妻子。张凤打了个颤,嗯嗯两声,半梦半醒中,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费力睁开眼睛,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含糊不清道:“我又说梦话了?”“嗯。没听太清楚,只听到在喊不要怪不要怪的。梦到啥了?”“一睁眼都不记得了。”又一次梦到一个人站在十字路口,看着信号灯由红变绿,再由绿变红,惘然无措。眼看快要被四面八方驶过来的车堵在中间,才慌不择路跟在一路车流后面狂奔,最后总是跑到一片一望无际的沼泽边缘。沼泽地里大大小小的水潭像一只只眼睛——妞妞的眼睛,和她一样又长又大的眼睛,无声无息,将她吸入泥沼。她伸出双手四处乱抓,却抓不到半根救命稻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双腿,身子一点点深陷泥潭。挣扎不开,逃脱不了,直到淤泥没到脖子。被李一凡推醒前,在梦中,她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张凤暗自揶揄,自己终究还是自私的,害怕下地狱,拼命喊着不要怪我,想求得原谅。这梦,张凤不知该如何跟李一凡讲。一来,妞妞只是自己的孩子,他从不曾亏欠过妞妞。二来,至于不要怪什么,她更是难以启齿,她担心如果告诉了李一凡,他们的婚姻有可能岌岌可危。这是她不愿意面对的,她很爱李一凡和这个家。挤出一抹笑,拧开床头台灯,说:“要不要小便,一起?”蜜月旅行在酒店洗了几次鸳鸯浴,回家后,李一凡不嫌麻烦,重新装修了主卧的卫生间。将之前的浴缸换成一个大号按摩浴缸,坐厕只能让位于浴缸,挪到了洗漱台的对面。原来,张凤没觉得有啥不妥,还和李一凡玩笑说这样挺好,蹲坑臭美两不误。几个月前的半夜,尿急,坐在厕所上,眯眼看向镜子。镜子里披头散发的脸开始扭曲变形,慢慢变成了妞妞的脸,没有头发光着头戴着大大口罩的脸。脑子里窜出半夜照镜子的各种鬼故事,顾不得冲厕所,蹭地跳起来,抓起一块浴巾胡乱蒙在镜子上,逃也似的冲出了卫生间。就算人死后都变成了鬼,按理,她也不应该怕妞妞变成的鬼。吓成这个样子,算不算是报应?顺手从地上拿了一个靠枕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