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希圣的前半生

贺渊
图片: 陶希圣像(1932年摄于北平学院胡同一号寓所) 代序汪朝光贺渊博士是我的前同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去年6月以前,我在近代史研究所工作,与同在近代史所工作的贺渊博士当然是同事。去年6月以后,我调到世界历史研究所工作,虽然与近代史所只是楼上楼下(近代史所在一至六楼,世界史所在七至九楼),仍然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毕竟各有其所属,只能算是前同事了。不过,我们从事的专业多半都是民国史研究,所以可以说是学术同仁;我从1992年贺博士到近代史所民国史研究室工作时结识她至今,时间不能算短了,其间常有学术往还和讨论,也算是学术友人;我长贺博士几岁,虽毕业于不同学校,但说点自恋的话,还可以算是学术兄长。贺博士近著有《陶希圣的前半生》,嘱我为序,虽然我对陶希圣素无研究,惟因这几层关系,似不能推脱。而且说来巧的是,我正在写多卷本《抗日战争史》的“政治卷”,其中论及陶希圣与蒋介石所著《中国之命运》的关系,正可参考贺博士的研究。故此也就不揣冒昧,写下一些自己读贺博士著作的感想,以为代序吧!20世纪的中国,是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年代;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又是动乱、变革、战争、革命交织的年代。从世纪初的“庚子”乱局,到辛亥革命建立民国,经历了由帝制到共和的丕变;从民国之初的共和民主,到北洋军阀的武力当道;从国共合作的北伐战争,到国共分裂的十年内战;从日本侵略中国、半壁江山沦亡,到全民起而抗战、中国浴火重生,最终由新中国的诞生,完成了20世纪上半叶中国历史的治乱轮回。陶希圣的前半生正是生活在这样的历史年代,而如此丰富、深沉、复杂、多变的历史,孕育着、滋养着、也塑造着陶希圣的人生。说到陶希圣的人生,贺博士在书中有段话很有意思。她说:“关于人的历史,有时就是这样的不可思议,留下的只能是少数几个人,而很多人却被有意无意地遗忘了,划波无痕……”历史当然也只能如此,大浪淘沙,能在历史上留下印迹的,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