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策书店( 修订版)

九霄
1、我叫吴策,科技南路的那家无策书店是我开的。我在川流不息的人海里开过不少书店,出售的书向来按自己喜好,因为时间多得可怕,营生之余看些喜欢的书算是聊表慰籍。庆幸自己有这个爱好,可以让时间过得快一些,尽管这对我来说意义不大。不看书的时候,我时常半躺在摇椅上,透过玻璃窗对着街面发呆。我对那些麻木的面孔没有兴趣,只是通过那样的方式打发时间而已,或许我的目光还和那些匆匆而过的人们一样空洞无神。偶尔倦感来袭打个小盹,一不小心记忆被拉长,那些远去的人和事便会回来和我打招呼。门可罗雀,店主人又慵懒至此,不关门已是难能可贵,还好我欲望不多,旦可维系,便觉得一切也还不错。每晚八点我准时关门。我的作息非常规律,八点半到家,九点吃晚饭,十点半睡觉,次晨六点起床,七点早餐,八点半书店开始营业。数年如此,风雨无阻。我就这般过着这漫长的岁月。在玻璃窗前打盹的时候,偶尔会自问,何时是尽头,从来没有答案。无人可问,无人可诉,无人有答案。俊采曾经说过那无尽的时光会是恩赐,我想这不过是因为谪留山的日子太过安好罢了,倘若他看到我现今的模样,大约便不会这样想了。俊采是我的启蒙师父,我出生那日与他一起被谪留带到谪留山,相依为命过了二十二年。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意识已有些不清,抚在我头上的手颤抖不停,他说:“策儿是被眷顾的孩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那时我还不懂,不,我一直都不懂,何为最好的安排?出生之日父母蒙难,安然相伴二十多载的俊采也离我而去,偌大的谪留山像座空城,我冷清的身影似游魂。在流过一些泪和发过许久的呆后,我决定下山寻找谪留,我想问问他是否可以带我去那个有父母和俊采的世界。很长的时间里,我找不到谪留。后来遇到一些人,经历了一些事,下山时的悲痛慢慢减逝,性情也平和了些。时至今日,虽然依旧没有找到谪留,但心底早已不似当初那般决裂了。如今的人常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之药,我不禁怀疑,我花了如许的时间才换得今日的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