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比恩的种子

〔美〕大卫·哈克特·费舍尔
费舍尔的变与不变——《阿尔比恩的种子》译序王剑鹰《阿尔比恩的种子》是中国近 180年的美国问题著译史上较少触碰的文化史题材。这本书不同于中国读者熟悉的美国通史、政治史、战争史或社会史,甚至也不同于思想史,而是从民俗的角度切入,解答一个重大问题,即美国自由体系的决定因素到底是什么?这种方法被作者大卫·费舍尔称为基础综合( primary synthesis),即根据大量的民俗史料来对美国历史作一般性阐释。所谓美国自由体系的决定因素,是美国历史学中的经典问题。但在本书写作和出版的 1980年代中后期,这一问题的再次提出却表现为一种回归。 1960年代以后,受美国国内及国际形势推动,也因为历史学自身的更新,美国历史学界涌现了一股宏大的“新社会史”潮流。不同于以前以叙事为主的历史学,“新社会史”研究以问题为导向。这些历史学者对解读自由体系的形成并无太大的兴趣,而是专注于美国体系出现的各种状况,包括种族、家庭、性别等。他们从现状中提炼出研究课题,而这些课题的设问往往包含着否定美国体系的倾向,其研究范式也比较看重唯物主义的理论,强调压迫和剥削等因素。但“新社会史”的热潮在 1980年代开始减退。在热潮中保持警惕的费舍尔着手用他所信靠的历史学方法解答美国历史的经典问题。费舍尔写作《阿尔比恩的种子》,结合了“新社会史”和此前传统的叙事历史的方法。这种方法以问题为导向,以叙事的方式呈现,被他称为“梳理性叙事”(Braided Narrative)。他在书中的主要结论是,早期美国的四种不列颠民俗传统是当今美国自愿社会最有力的决定因素。一《阿尔比恩的种子》于 1989年出版,在美国历史学界引来了广泛的重视和激烈的论战。据费舍尔自己统计,有关本书的各种书评达上百种。 1990年底美国历史学会召开年会,组织专门会议来讨论本书。专业期刊《威廉和玛丽季刊》( William and Mary Qu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