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

王缉思
献给教我看世界的父亲母亲 序言我写这本小书,实在是不自量力。这本书的中心议题是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及其相互关系。从学术上说,它可能属于高深的政治哲学范畴,或者应当是政治学理论探讨的问题。我缺乏写这个题目的学科背景。我30岁那年才上大学本科,学习国际政治专业。此前10年当过牧民、农民、工人;再往前,是作为高中生参加了两年“文革”。在成年后的这头12年里,没有读过几本书,更谈不上读过多少世界名著。我1978年上大学,之后的40年里,除学习、教书、写作之外,有30年兼做学术单位的行政工作。我没有系统学习过任何社会科学知识,没有出版过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学术专著,也没有获得过博士学位。因此,写一本涉及政治哲学问题或政治学理论的书,备感力不从心。此外,如果谈到学术背景,我的专长原本是国际政治(或称国际关系),特别是当代中美关系。虽说国际政治应当属于政治学的一个分支学科,但没有学过政治学的人,谈起中美关系等现实国际问题来,完全可以讲得头头是道。换句话说,研究中美关系等现实政治问题,不是非要先读懂政治学不可。我研究过的其他国际关系问题,讲授过的国际政治理论课程,都并非同本书的主题直接相关。谈论“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这个题目,是“跨界”了。跨界发表意见,通常会让内行人看笑话。既然知道不自量力,为什么还要写这个题目呢?第一个原因,是我有一些对世界政治的个人感悟,很想同读者分享。粗略估算,进入国际政治这个领域的40年里,累计有7年以上我是在国外度过的,包括长期进修、短期讲学、参加会议、自费旅游,先后踏足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接触的外国人,既有从高层到底层的政府官员和前政府官员,也有企业家、媒体人士、学者、学生,还有不懂政治的普通人。他们的政治观点从左到右、从激进到温和,五花八门。我尽力了解所接触国家的国情、政情、民情。感触最多的并非国家之间的关系,而是不同社会里的人对国家、信仰、社会组织、家庭等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