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克里斯

云树
1天上下着雨,又浓又冷的雨,已经连续下了三天。  2012年的7月,我独自来到广州旅游。  还没有入秋,空气便冷的渗人,冰水一样的雨滴不断从天空落下,天气不正常的厉害。我穿上厚毛衣来到麦当劳用餐,邻桌正大声议论着世界末日快要到来,听得人心里烦躁不已。   从麦当劳出来后,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步行至一德路的石室圣心大教堂附件时,我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这座花岗岩建筑给人许多安定感,我望着那哥特式塔顶的小小十字架,心中莫名其妙的不安顿时消除了许多。  2012年12月21日的黑夜过后,12月22日的黎明照常升起。  看来玛雅人的确爱撒弥天大谎,世界末日并没有到来。只是我家名叫小杰的金色巡回猎犬,同年老死于家中。  没有料到的是,小杰死后的第四年,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美国终于对俄罗斯宣战,美军给俄罗斯辽阔的土地上送去了各式各样的导弹,莫斯科被炸成了一片焦土。俄罗斯人民回过神来,借着停泊在美国近海核潜艇上巡航导弹的疯狂掩护,悄悄用160战略轰炸机还给美国上万枚‘炸弹之父’,整个纽约几乎被夷为平地。   说起投核弹的胆量,美国人永远更胜一筹。于是,核子战争爆发了。世界大乱,所有国家都在疯狂的向四周发射飞弹。整个地球,除了人烟稀少的南极,大多数国家都遭受了战火的侵袭。断壁残垣,黑烟四起,城市这个词语已成为历史。人类濒临灭绝,地球进入了漫长的黑暗时代。活着的人又一次从废墟中站立了起来,非常缓慢的。  在战争中四川雅安市变成了废墟,我失去了父母,自己侥幸活了下来,留给我的不是劫后余生的庆幸,而是面对这一切的困惑。艰难的支撑几年之后,我心灰意冷,从雅安最后一面湖泊跳了下去,当意识逐渐迷离之际,一双大手将我拖出水面。   救我的人名叫“安”,问他为什么救我,他问我为什么要死?   “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世界。”   “先活下去,再面对。”话不怎么惊人,都是老一套劝人的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