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时旸
1门打开的瞬间,音乐钻进来,酒精浸过的嚎叫,震耳欲聋,姑娘们鱼贯而入,门在她们身后关闭,把声音堵截在外。公主们排成一排,每人手里提着一个小巧的不锈钢箱子,齐齐低头鞠躬,问“老板好”,莺莺燕燕,露出深深浅浅的乳沟。彩色灯球在头顶旋转,光斑射在墙上,红绿蓝紫交替轮转成一阵旋风。老张拍了一下旁边男人的肩膀,“来吧,杨总,别客气了。给了我这么大一买卖,今天全算我的。”他端起酒杯,对旁边站着的男人说,“给杨总介绍介绍。”男人佝偻着腰,一副极尽讨好的架势,说,“好嘞,张总。”他话刚出口,却停了下来,他看见杨劲松正在挥手,表情难以揣摩。“杨总,您什么吩咐?”他把头探过去,把手放到耳朵旁。“都出去!”杨劲松的声音突然大起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那一排公主中有人惊悚地抬头看,又赶忙识趣地藏起目光。“都出去!滚!”杨劲松从旁边拿起麦克风,吼了一声。回音袅袅在四壁震荡,间杂刺耳尖利嗡鸣。老张楞在一旁,端着酒杯的手定在半空,他想了想,对着男人挥挥手。姑娘们跟在男人身后,又婷婷袅袅地走出去,悄无声息。“你这是干吗啊?怎么了?没事吧?”老张仰头把杯中酒喝尽,把杯子敦在桌上。杨劲松瘫坐在沙发上,眼神放空。房间里的音箱开着,音乐声不高,老张走到门口,找到开关,一把关上,房间内瞬间安静下来。杨劲松对他转过头,说,“没劲。”“什么没劲?”老张问。“什么都没劲。”“哪有劲,你尽管点啊,都算我的。这会所相当可以啊,还有哪比这好吗?哎,你应该比我熟啊。”老张有点不明就里。“不是说这地方没劲,是这一切都没劲。”杨劲松用手在空中画了个大圈,说。老张拍了拍大腿,长舒一口气,说,“玩腻了啊,我还以为对我的安排不满意呢。”“我活腻了。”杨劲松说。老张笑了笑,点了根烟,吞进一口,许久之后才缓缓吐出。灯球还在旋转,色彩融进烟雾,幻化成迷蒙一片,“你大老板,什么都见过,就觉得腻了,我们不一样,还有好多甜头没尝过。”杨劲松其实挺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