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爱情故事

恒岳
在我的记忆中,小学毕业那个暑假是在悠闲与无聊中度过的。既没有作业的牵绊你玩耍的心情,也不用担心开学后看班主任的脸色。在这个由童年向青少年转变的时间节点,一切似乎没什么特别,也未曾感受到心智的飞速成长。悠长假期中,我开始沉溺于懒觉与电视游戏。父母为了不想让我玩得太过疯癫,便给我报了暑期的硬笔书法与乒乓球培训,两者的上课时间都在上午,一静一动。我有些反感这样的安排,特别是每天都要起得很早跑到附近医院的露天停车场蹲着身子练上一小时的字,起身以后,腿总是酸麻的。那时买汽车的人并不多,停车场倒是建了不少。在医院花园旁的一片空地上,除了几辆公车与少许摩托车外,几乎没有私家车进住这里。地上的方形石砖整齐划一,错落有致,理所当然地被医院工会的书法爱好者们视作练字的天然宣纸,于是组织号召所有的职工子弟们免费加入这项修身养性的运动中。而作为曾练过毛笔书法的我,自然成了妈妈推荐参加的理由。每天六点半,我被爸妈生生地拽出被窝,带上粉笔和板擦睡眼惺忪地走向那片空地,抬起睡觉时被压麻的右手,开始了我的“修身之旅”。虽然讲授的老师极富热情,但我的精神却同这右手一样麻木。或许是练过字的缘故,我对这日复一日的笔画重复感到乏味与无聊。即使我常同一起练字的发小闲聊说笑,却也难以排遣这少年时的空虚与烦躁。一周之后,报名参加的孩子们渐渐增多,庞大的学生群体也让老师忙得不可开交。于是,我常常会直起蹲麻了的双腿,吹着晨风,扭着腰身,望着花园里被雨水洗濯过后的青翠欲滴,只当是百般无聊中的片刻偷闲。然而就是这片刻的时光,让我看到一种与花园的截然不同的柔美。那是一个身着深色连衣裙的女生,就在我右前方不远的位置。如果以我为原点画坐标轴,那么她的位置就是(1,2),我出神地望着她的方向,仿佛我的目光能带动我的身体移动一般。她的头发很长,束起的马尾绵延及背,若是解开发筋,定然是长发及腰般的美丽。她的发色虽然算不上浓密乌黑,但发梢…